凌陌陌 作品

通乔镇

    一路上,凡事河边,井边,或者其他有水的地方,都被围了警戒线,防止民众误入危险范围。

    “陈大哥,是水就有血栖虫吗?”景姝问着坐副驾驶位的陈又帆。

    “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一处没有血栖虫的水源。”陈又帆转过头无奈道。

    “那些雨水你们怎么收集?收集起来不会出现血栖虫吗?”景姝又问道。

    “我们在各处都修建了蓄水池,派专人守着,每天凭身份证限量发放。民众们到下雨的时候也会自己拿器具收集。目前为止,还没从收集到的雨水中发现血栖虫。”

    景姝听了后沉思起来,其他人也没打扰她,这事他们也想不明白。

    等到了设立通乔镇的驻军基地,出示证件后,把车开到了操场边。陈又帆让其他人原地待命,他带着顾影峥和景姝去见宋卫国和顾学文。

    到了办公室门口,陈又帆敲敲门,喊了声:“报告。”

    “进来。”陈又帆打开门带着景姝两人进入办公室。

    “影峥?”顾学文看到自家侄子也来了,很是惊奇。

    顾影峥朝顾学文点点头,“小叔,宋爷爷。这是我妻子林景姝。”

    “这就是景姝啊?影峥好眼光。”顾学文第一次见到景姝,看她模样秀丽,眼神清亮,对她印象很好。

    “小叔好!宋爷爷好!”景姝随着顾影峥叫。

    “哈哈,影峥啊,怎么一声不吭就结婚了?这媳妇找得好,长得标志,怪不得看不上京都那些人啊。”宋卫国朗声笑道。

    “小叔,知道我爸去哪里出任务了吗?”顾影峥问着顾学文。

    顾学文道:“有几个冯家直系子弟落网了,他是被派去处理这个,不过具体去哪里不清楚。”冯家就是想□□的世家带头人。

    等他们说完,陈又帆向宋卫国问道:“军长,是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陈又帆问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还因为看到顾影峥和景姝的高兴劲。

    “唉!这事怨我!”宋卫国说了个开头,就被顾学文打断了。

    “宋叔,这不怪你。你是为了救人啊。”然后顾学文看向顾影峥三人,示意他们坐下说。

    等大家入了坐,就向他们解释道:“我们到达通乔镇的时候,已经有五十多个人遇害了。其中走私人员有十多个,剩下的是镇卫生院一楼的病人和医护人员。那个集装箱刚好倒在卫生院门口,而卫生院又处在地势较低的位置,水一倒出来就灌到大厅里去了。当场就被血栖虫害了不少人,那些人一开始不会致死,而是会因为内脏被啃食而活活受疼。其他在卫生院的人,包括医护人员,他们都是普通人,看到一群躺地上的人疼地满地打滚,立时就慌了神,个个想往外跑。结果跑倒没跑走,反而被血栖虫盯上的越多。等我们到达现场,从门外看,大厅里面都是水,而那些躺在水里的人都已经没了动静。被困在二楼三楼的人说,他们朝楼下喊过,没人答话,那基本可以肯定,一楼没有活口了。我们只能转移出近处的尸体,至于卫生院大厅里的,因为离得远,根本打捞不到。后来我们就安排人,想通过吊车架梁的方式先把二三楼的幸存者转移出来。可是没成功,卫生院的院子里也都是水,五个集装箱啊,差不多100多吨水,基本上卫生院周边很大范围内都是水,因为那的地势,水位差不多有到腿肚子那么高了。根本没有这么长的梁板,就算有,那危险性也很高,根本没法把那么多人安全转移出来。”

    说到这里,顾学文也是连连叹气。如今那些病人和医护人员已经被困六天了,食物已经用完了,饮用水也不多了。人的情绪也越来越不稳定,就连守在外面的军人,都开始心情浮躁了。

    这时宋卫国接过话题,语气里满是自责。“都是我救人心切,没有估计到远距离架梁的不安全性。第一批上梁去营救的士兵,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因为距离远,梁板不稳定,而不小心掉了下去,结果五个士兵就这么在我眼前活活被血栖虫给害死了。”

    说着就红了眼眶,那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啊!个个都是宝贝啊!

    “叔,您别自责,谁也没想到会这样,那个主意不是你一个人出的,是我们一起做的决定。”顾学文劝道。

    “是啊军长,您也是救人心切,别把所有的责任都抗在自己肩上。”陈又帆也劝着。

    “可是,这最后的命令是我下的啊。”宋卫国还是很自责。

    顾影峥见此,连忙转移话题,“那,就不能在水上倒入汽油,用火烧吗?”

    “没用,那该死的血栖虫根本烧不死。”顾学文向自己侄子解释道,看到他们夫妻两露出疑问的表情,就明白自己没解释清楚,“血栖虫被火烧后,它的外层会被烧成焦炭状,但是火一停下来,里面的虫子就会脱离外壳,重新复活。”

    这下,景姝和顾影峥就真的惊讶了,这血栖虫还是烧不死的“不死之身”啊!

    “那,营救的人不能穿上类似防护服那样特制的衣服进去吗?”景姝也疑问道。

    “也没用,血栖虫能穿透绝大多数用来制作防护服的那种材质。”宋卫国无奈地解释道。

    “那离了水,血栖虫会死吗?”顾影峥也补充地问道。

    “会。”

    听到宋卫国肯定的答案,还来不及让人高兴,顾学文就接着补充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没用。就算把那些血栖虫打捞上来,海水里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新的血栖虫。”

    “那还没出现新的血栖虫之前的那段时间呢?不能利用吗?”

    顾学文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抖了抖身体才说道:“唉,血栖虫可怕就可怕在这里。成虫烧不死药不死,想抓捕出来,你得会飞,才能在不接触水的情况下做到啊。就算真把虫子清理干净了,海水里不知道为什么又会繁衍出新的来。而你说的那段清理干净成虫,新虫未生成的时间,假如你真的趟进水里了,那么那些不知名物质就会通过你的毛细孔进入体内,新的血栖虫会在人体内重新繁衍出来,最后还是一死。”

    “天哪!那就是说,如今除非杀死那些虫子,并且消灭海水里能生成血栖虫的未知物质,或者清理掉海水,否则,卫生院的人只能这么困着?”

    “可不就是那样。这该死的末世,你说明明汽车还能用,怎么飞机就开不了了,不然直接用直升机不就行了。”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