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隔离区

    在顾影峥和景姝他们讨论问题到一段时间后,肖树林把李伟南让他叫的人都带过来了。

    等大家转移到隔壁会议室, 围着会议桌坐了下来, 期间,李伟南特意让顾影峥和景姝坐到他身边, 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 心里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落座后, 李伟南先向大家简单地介绍了下顾影峥和景姝:“这两位是之前为j市提供消灭血栖虫相关药方的当事人,想必你们都有所耳闻, 这里我不多介绍了。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安井镇的问题。”

    说完,李伟南转首看向期中一个驻军队长, 问道:“周飞, 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报告军长,我那边目前一切顺利, 居民们也知道出门被感染的几率比较大, 所以我们让他们待在家里,他们目前还是比较配合的。”

    李伟南点点头, 又嘱咐道:“你还是要多注意, 特别是要注意隐藏在普通人员中的潜在感染者。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病发, 对于这样的人,一定要第一时间送到病人隔离区,而和他接触过的人, 也分开隔离来开。”

    “是, 军长。”

    接着李伟南又问另一个人道:“董羿, 你那边如何?”

    “报告军长, 我那边隔离的人,情况不是很好。他们是和病人有过接触或者间接接触的人,属于病毒潜藏人员,几乎每几分钟都有病发的人,这让其他还没病发人就像在等待死神召唤一样,就怕下一个就是自己,所以情绪比较不稳定。还有就是他们的家人,很多不是等在外面不肯离开,哭闹谩骂,就是试图突破守卫硬闯的。”

    李伟南紧皱着眉头,沉声道:“一定要加强管理,不能让其他人进入隔离区。周飞,你配合董羿,把人送回去,一定不能再让感染者再大势扩散了。必要的时候可以手段强硬点。”

    “是,军长。”

    “是,军长。”

    接着李伟南又转头问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魏老,您那边如何了?”

    魏老摇摇头道:“如今,第一批二十七个医护人员,被感染了十七个,已经去世的有九个。第二批和第三批一共来了三十一人,感染了九个,去世一个。目前能工作的一共剩下三十二人。可是,普通人群中,感染的人数在增加,而我们还没找到具体办法,医护人员之间也是人心惶惶啊。再这么下去,别说普通人,连我们都要崩溃了。当初就连非典,也没达到这么快速的被感染和死亡的。唉!”

    李伟南听了沉默了下来,如果找不到解救办法,那么其他一切都是空谈,再这么下去,整个安井镇都会被波及。那么之后呢?是不是会扩散到其他地方?李伟南赶紧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设想压了下去。

    抬头问自己女儿李静,她是专门负责研究病症原因的。“小静,这个到底是什么病?”

    李静看着他爸爸,给出了一个答案:“他们是中毒!”

    “中毒?”几乎有大半的人惊呼出口。

    李静冷静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是。通过呼吸道感染,这种毒素会依附在人体内表面,然后渗透进血管,再溶于血液。最后流经各个筋脉,致使人体内脏感染毒素,形成一种被腐蚀的结果。”

    李伟南听了后没发表意见,而是转头问顾影峥和景姝:“你们怎么看?”

    景姝侧头看看顾影峥,顾影峥对她微微点点头,景姝才转头看向李静道:“李医生,是不是只要在内脏被腐蚀前,把溶于血液的毒素清除掉就能治愈感染人员?”

    李静点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

    边上的魏老无奈地插嘴道:“可问题是,如今这种毒素到底是什么?怎么清除?我们根本还没有找到有效的药物去治疗。”

    景姝摇摇头道:“不一定要用药物去解毒,我们可以试试把血液中的毒素排出体外。”

    “什么?不可能!”魏老和李静一口同声道。

    接着李静质疑地看着景姝道:“怎么可能有办法把已经溶于血液的毒素排出来,难道要把血都放光吗?那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其他人也不相信。倒是边上的李伟南看着景姝认真道:“你可有把握?”

    景姝也认真衡量了一下道:“七成吧。”

    “那好。魏老,麻烦你亲自带林医生两人去病人隔离区。”说完又转头郑重对景姝和顾影峥说道:“你们两个应该知道,进入隔离区,就会有被传染的可能,你们如果现在后悔,我不会怪你们,我会派人把你们安全地送出去。”

    顾影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自己不怕,可是他不愿意看到景姝有哪怕一丁点的危险。景姝知道顾影峥的顾虑,她有空间里的保命药,一共只有三颗,景姝一直在研究,只是目前她还没有办法制作出来。

    所以景姝抓住顾影峥的手,和他十指紧扣,坚定地对李伟南道:“既然来了,就不会在这个时候退缩。”顾影峥握紧景姝的手,朝李伟南点点头。

    李伟南眼睛里充满了对他们的欣赏,嘱咐魏老道:“魏老,麻烦你了。”

    接着,景姝和顾影峥被安排穿了医护人员专用的白大褂,脸上带上了防毒面具。由魏老亲自带他们去了感染人员所在的隔离区。

    那是安井镇的一个体育馆,感染人员都被安置在体育馆大堂里。没办法,末世后,电子医用器材全部不能用了,为了方便照顾以及观察看这些病人,只好把他们集中在一起。

    景姝和顾影峥随魏老来到体育馆,外面有很多军人守卫着,全部都手持枪械,面带防毒面具。

    此时正有一大群普通民众一边大声哭喊,一边试图突破军人的阻拦,向体育馆内部冲去。里面是他们的亲人,如今正生死不知,叫他们如何放得下。

    有一个老人实在冲不过去,一下子跪在地上,朝军人磕着头哭道:“求求你们了,让我进去吧。老婆子一把年纪了,死了无所谓,可里面是我儿子儿媳,还有唯一的孙子啊。如果他们有个好歹,我就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死了我怎么去和老头子交代啊!军官大人啊,求求你们了,让我进入看看吧!”

    其他人一看,都纷纷跪了下来,哭着求道:“求求你们,让我进去吧,我的一双儿女才十岁不到啊,你们怎么忍心让我这个当妈的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啊!”

    “叔叔求求你们了,我爸爸昨天就已经死了,我就剩下妈妈了,让我陪着妈妈吧!”

    大家纷纷哭着求着,让守卫的军人们一下子无措起来。看着这些人,军人们心里真是万分不忍,好多都跟着流下了眼泪,可是军命所在,他们决不能让他们进入里面。

    景姝示意魏老快带他们去看看病人,只有找到解救办法,才是对外面的人最好的交代。

    于是,魏老向门口守卫的军人出示证件后,快速带他们进入到体育馆内部。一进去,就看到里面搭满了简易床铺,上面的病人,病情较轻的还都清醒着,只是无力地躺在床上,因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