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施针救人

    外面还在争吵的人群也隐隐听到了体育馆里面传来的喊声。

    有一个中年人,胡子拉扎, 头发凌乱, 因为几天不眠不休而深陷的眼窝中迸发出一股光彩来,不确定地喃喃道:“你……你们听到了吗?我……好像听到, 里面说毒素清理赶紧了, 是……是手术成功了?他们有救了?我的孩子有救了?”

    他的声音虽然小, 但是周围的人也都听到了里面的喊声,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 停止了争吵。就连那些守卫的军人都转头巴巴地望着体育馆的大门,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这时, 体育馆大门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护士服的二十多岁的姑娘,留着眼泪跑了出来, 等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 抹了把眼泪,高兴地对一个守军大声说道:“韩队长, 快去找找谁是方泰元小朋友的家人, 他体内的毒素已经清理干净, 如今已经被送到前面不远处的镇卫生院了,可以让家人陪同照顾了。”

    韩队长正在派人去找,这时从人群中冲出来两个中年男女, 女人披散着头发, 流着眼泪大声喊道:“我是, 我是方泰元的妈妈。”说完后又不确定地问道:“我儿子好了是不是?他不会死了对吗?”边上的中年男人, 眼里噙着泪水,紧紧地揽着边上的女人,两个人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小护士。

    小护士重重地点点头再次说道:“对,他已经没事了,林医生已经治好他了。现在只要在医院输点液,养好伤口就完全好了。你们快去那边吧,卫生院里有医生和护士等着你们的。”

    “天哪!谢谢谢谢!”说着女人就要跪下来了,她被这几天的绝望笼罩着,突然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死了,高兴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是韩队长离得近,一把扶住她,对他们夫妻说:“不用这样。快去照顾你们的孩子吧。”

    女人在丈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两人对着体育馆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喊一声:“谢谢林医生。”然后转头飞快地跑向了卫生院。

    里面正在给病人施针的景姝和顾影峥都听到了那声大喊,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是勾起的嘴角显示着两人此时的愉悦。

    而此时外面的人群经过小护士的解释,都知道了,只要病人的内脏没有被严重腐蚀,那么里面的林医生就能治好他们。

    一时,大家都纷纷大哭起来,他们此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喜悦,只能用眼泪来发泄。后来在韩队长的劝导下说林医生正在救治其他病人,让大家保持安静。这些人才慢慢平复下来,都站在原地翘首盼着下一个治好的就是他们的亲人。

    只是,事事不能如人意,在那批重症患者中,有一半都已经没法医治了。得知自己的亲人医治无效而死亡时,守在外面的人瞬间崩溃地哀嚎起来。但是没办法,景姝是人,不是神,她无法医治那些内脏腐蚀严重的病人。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开始时有人欢喜有人悲,直到重症患者医治结束,其他的病人都是顺利排出了毒素,被送去了卫生院。外面每通知一个,就会传来对林医生的大声道谢声。

    手术室外面的医生护士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景姝已经连续救治了九天九夜了,除了中间稍微休息几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施针救人,如今距离最近的一次已经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了,真气耗尽了,调息一会,就又投入到施针救治中。

    虽然这样做使景姝体内的真气越加丰盈,可是后遗症也出来了,体内的筋脉在一次又一次真气被榨干中,却得不到很好的调理,使景姝面色苍白,浑身刺痛。

    顾影峥发现时,又是气愤又是心疼。气自己的粗心大意,没有及时发现,也气景姝不顾及身体,同时更加心疼她此时的虚弱。

    等手上的这个病人被送走,顾影峥阻止了他们去送下一个病人过来,此时他必须让景姝去休息。

    其实魏老和李静已经来看过很多次,也劝她可以休息会,可是当时安全隔离区的人听说了这边的情况,之前隐瞒下来的病人,都被送了过来,那些病人无法确认在景姝休息时会不会严重起来,所以哪怕是后来李伟南过来,景姝也不听劝。

    总是在心里告诉自己,末世了必须保持理智,除了对自己人,最好对谁都不要交付真心,冷漠点也许才是末世的生存之道。可是在真正面对躺了一地的病人,看着家属们绝望后又迎来希望的眼神,此时景姝真的做不到视而不见,她只想救一个人再救一个人。

    此时魏老看到景姝苍白的脸色,也强硬道:“小林,你赶紧去休息,剩下的病人都不严重。我们这边会时刻观察着,如果需要你投入手术,我们会第一时间去通知你,现在赶紧去休息。”

    说完就叫了个人,带着此时打横抱着景姝的顾影峥去了事先安排好的住处。

    景姝知道顾影峥此时很生气,所以乖乖地听话让他抱着,没有丝毫反抗。

    等一路来到住处,是一个独立的两层小别墅,顾影峥告别带路的人,径自抱着景姝来到二楼卧室,小心地把她放到床上。自己又走下楼,来到外面,那里已经有几个军人给他们送来了热水和食物。

    道了谢,顾影峥拿着食物又来到卧室,把饭菜放到床头柜示意让景姝自己先吃着。又下楼把一大桶热水拎了上来,进入浴室倒进浴缸,又下去拎了冷水掺进去,从头到尾都绷着脸不吭一声。

    一切安排好后,这边景姝因为实在饿了,已经快速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还没意识到顾影峥的反常。

    而顾影峥也不说话,又一次把景姝打横抱进了浴室,然后等景姝站稳了就要出去。

    这会景姝总于发现了顾影峥奇怪的态度,转而一想就明白了,这是还生着气呢!

    连忙从后面抱住顾影峥的腰,把脸贴在他的后背,闻着顾影峥身上特有的体香,拿脸蹭蹭,爱娇地低声说:“影峥。我错了,你别不理我嘛~”

    顾影峥不为所动。景姝没办法,转了转眼睛,偷偷把胸部压上他的后背,撒娇地扭扭身体,拖着声音叫道:“老公~”

    顾影峥被她弄得口干舌燥,强压下心里的躁动,转过身,把景姝紧紧抱在怀里,想说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不忍心责怪她。

    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轻轻琢吻了下景姝的嘴唇,就放开她说道:“赶紧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你和我一起洗嘛!”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