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战斗结束

    趁着在另一栋楼顶的阻击手,被突然加大的火力反击吸引了一瞬间的空隙, 顾影峥已经运转真气如同一道幽灵般钻进了对面楼层之中。

    看着一转眼的功夫, 这位平时清冷俊美,身份高贵的顾家长孙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姜维才真正意识到, 这位爷还真的是深藏不漏啊!

    而此刻nj当地驻军负责人正做好准备随时迎接顾影峥一行人, 从姜维手里交接任务,进行下一段路的护送工作。

    可就在此时, 却接到姜维用特制电话传来消息,他们在进入nj的半道上大白天遇到了袭击。

    这让秦霖很很生气, 这不是甩他的脸面吗?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 若是顾影峥他们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出点什么问题,他如何向京都方面交代。

    于是, 秦霖二话不说, 果断地下达了命令,立刻派出一支精锐队伍前往支援, 同时更是打电话, 直接命令附近的驻军马上向目标地出击, 无论如何要救下顾影峥一行人,同时抓捕这些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伏击的人,尽量活捉, 以便审查出组织策划这次袭击的幕后元凶。

    一时之间, 距离最近的几个驻军队长, 在第一时间集合队伍, 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事发地点,而随着顾影峥进入到路边对面楼层之中,不到两分钟,姜维就发现对面的战斗力马上减弱了一半不止。

    稍一观察,才发现那个潜伏着阻击手的楼顶,已经失去了火力,也就是说,那个阻击手在顾影峥进入楼层的短短两分钟内被快速而利落地干掉了,真是可怕的战斗力!

    而就在姜维感叹的时候,发现剩下的杀手瞬间倒下了好几个,一侧头,差点趴下了,是被吓的,不止他,边上好几个近身保护景姝他们车辆的战士都差点吓出心脏病。

    “愣在那干嘛,赶紧把剩下的人都收拾干净了!”景姝一手甩出几根银针,远处又有几个敌人倒下了。

    等到战斗结束,顾影峥正在和景姝清算她私自从车里出来的账,边上的姜维带着剩下的人手,连打扫战场的事情都忘了,他到现在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怎么他就稍微一个不注意,林医生就悄无声息地从车里摸到了他旁边,还甩根针就倒下一个,再甩一根又倒下一个,这是在拍武侠剧还是怎的?顾影峥厉害就算了,连他媳妇都这么彪悍,他们这些护卫军人是不是有点太没用了。

    不等他在那里伤春悲秋的,远处的其他军人都汇笼了过来,有一个向他报告道:“报告队长,敌方死亡十一人,重伤五人,昏迷八人,楼顶死亡一人,为敌方阻击手。我方重伤一人,轻伤五人,牺牲三人。报告完毕。”

    “好,我知道了。你们先去把牺牲的战士安置好。受伤的战士暂时不要移动,不然会加重伤口的。”说完,姜维就走到顾影峥和景姝边上准备商量下接下来的事情,同时还要林医生出手给伤员进行下救治。

    “好了影峥,你就是关心则乱,我的能力别人不清楚,你还不知道嘛?我不会有危险的。要是真遇上我解决不了的,我也不会那么傻的冲上去的。现在我去看看伤员,你和姜队长去处理敌人的事情吧。”景姝说完看着顾影峥,顾影峥叹了口气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尖,没说什么就和姜维去了一边。

    景姝知道,他是认可了她的做法,于是带着几个帮忙的军人去救治伤员了。

    而另一边,之前被景姝用银针刺中穴位昏迷的人,已经都醒了过来,只是无法动弹身体。看着顾影峥此刻冰冷噬血的眼神,自以为杀人无数的几个雇佣兵和日国杀手,也觉得心惊胆战,手脚冰冷。

    可是想到命令他们执行此次任务的那个日国特务的手段,那几个人突然心一狠咬破了那颗藏于牙齿的□□,只为了能死得干脆点,而不是受尽折磨。

    尽管顾影峥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可是还是来不及阻止,到底比一个咬牙的动作慢了一步。很快毒素流入嘴中,被银针定住身体的几人,连动都无法动弹一下,只是嘴里发出几声闷哼,就嘴角流出了黑血而死了。

    望着这些咬毒自尽的杀手,顾影峥突然觉得,这事的背后恐怕没那么简单。

    突然顾影峥抬头望向远方出现的汽车,清一色都是军用车,内心难得吐槽了一句,若等到别人来救援,黄花菜都凉了。

    让姜维带人去跟那些赶来支援的人打交道,顾影峥则抬脚走到了景姝那边。看到景姝正在给一个被击中腹部的军人医治,他站定时,已经被景姝用针灸之术替他止住了伤口流血,如今正准备替这位军人就地进行手术。

    景姝看到顾影峥过来,一边手上在给手术工具消毒,一边对顾影峥说:“影峥,其他五个轻伤的都不严重,有四个是被流弹打伤了,只要止血包扎就行,另一个是手臂中枪,你去帮他取出子弹,撒上止血粉休息一段时间就好。”景姝知道,那些对于顾影峥来说很简单,顾影峥也没意见,从景姝的药箱中拿了药和工具就去给那五个人处理伤口了。

    而一边过来帮忙的几个军人,看着景姝迅速地划破伤口找到子弹,利落地取出,然后又手法娴熟地进行伤口缝合。

    看得一众军人们目瞪口呆,这在肚子上被开了一个口子,取子弹,又要进行伤口缝合,而那个受伤昏迷的军人在之前景姝给他止血的时候就醒了,可是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他却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疼,居然就这么全程睁着眼睛看着在他自己肚子上手术的林医生,好像看着林医生就不会疼似的。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没打麻药啊!

    站在旁边的其中一个年轻军人,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军子,你都不疼的吗?你啥时候这么牛逼了,居然不打麻药就手术,还哼都不带哼一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