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各人态度

    此时高威洋才知道刚才景姝给自己女儿施针,用了何院长所说的弹针术, 估计对自己身体也带来了一定损害。

    他不像顾学思, 这么多年来,一直像是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 丝毫不懂为人处世之道。

    如今顾学思就知道看着女儿抹眼泪, 他至少还知道要感恩, 于是连忙上前对景姝道:“让林医生为救我女儿如此煞费苦心,劳神劳心, 我真是万分的感谢。”说完还不顾自己是长辈的身份,很慎重的给景姝鞠躬道谢。

    望着高威洋脸上的真诚, 景姝也就不再计较顾学思对她的无视, 高寒对她自以为隐秘的嫉恨了。大度地摆摆手,也没推开顾影峥扶着她的手, 而是虚靠在他胸前说道:“没事, 现在已经调息过来了。不出意外,等十五分钟后, 我把针撤掉, 你女儿就能醒了。然后我再替她把把脉, 根据她的具体情况再进行下一步的打算。”

    已经被这些天发生的事给折磨地心神疲惫的高威洋,听景姝说,她女儿马上能醒过来, 顿时激动地再次道谢:“谢谢, 谢谢!”

    没多久, 十五分钟过去了, 景姝上前一一把金针给撤掉了,然后不到片刻,床上的高蓝灵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高蓝灵真的醒了过来,何丰年和其它几个医生就准备先离开了,他们还有其他病人要负责,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等一行人出去,这边高蓝灵迷糊地开口说道:“我没死吗?”声音虽小,但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高威洋和顾学思连忙一个跨步冲到了病床边上,顾学思大声哭喊道:“蓝灵?蓝灵!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呜呜呜!你吓死妈妈了。妈妈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呜!蓝灵啊,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傻啊,看上那么个靠不住的男人,让人甩了你也不至于糊涂到被人掳走啊,还被……”

    “闭嘴!”高威洋厉声打断了顾学思的话。

    顾学思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这个自己谋算来的男人吼,顿时不顾场合的叫道:“你这么凶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为什么……”

    “我,说,闭,嘴。”高威洋压低声音再次一字一顿的说道,没给顾学思再开口的机会,示意边上的高寒把她妈带外面去。

    高寒看到她爸不容拒绝的眼神,没办法,只好过来温言劝着她妈,把她带去了病房外。

    这边高威洋连忙温声对病床上的高蓝灵说道:“别理你妈的话,咱不提别的事情了。你如今只要配合治病,其他一切有爸爸呢,好吗?”

    高蓝灵含着泪水看着他爸爸像老了十岁的样子,轻声说道:“爸,你别怪妈,我没事。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这次的病,从发作昏迷到如今醒来,我就像是经历了一次死后重生。如今才知道,生命的宝贵,我会积极配合治疗的。爸,以前是我不懂事,您原谅我,我以后一定会乖乖的。”

    “好好好,我们蓝灵本来就一直乖乖的。”高威洋红着眼眶哽咽道。

    高蓝灵说完,又慢慢转头看向另一边的顾影峥和景姝,感激地说道:“谢谢你们,大哥,嫂子。我虽然昏迷着,但是我有感觉到周围的一切,我知道,是嫂子你救了我。以前是我不懂事,处处针对嫂子,希望你们原谅我,不要和我计较。大哥,嫂子,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承认我,我以后都会把你们当成我的亲人般尊重的。”

    景姝听了微笑道:“嗯,我们知道了。你如今首先要乖乖听话,配合我治病,等病好了,你可以多来我家看我们的。”

    顾影峥也点点头道:“好好治病。”

    高蓝灵看着两人,虽然两人没有多余的温言细语,大哥甚至仍旧对她摆着个冰块脸,但是她知道,他们这是原谅她了,于是慢慢的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高威洋着急地看向景姝,景姝给高蓝灵把了把脉,说道:“没事,只是刚醒过来,情绪有点波动太大,累着了,所以睡过去了。”

    然后又换了一个手,再次仔细把起脉来,好一会,景姝才放下来,走到一边,拿出纸笔,写出一张药方。

    把药方交给高威洋后说道:“这是药方,你找人去把上面的药采来,记得,这些药从采下到入药,不能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好的效果了。嗯,里面有一味药三叶红边兰可能比较难得,你可以让你大女儿想想办法,她既然能知道关于我的事,想来她背后的人,一定不简单,肯定能帮忙找到的。等药齐了,就来找我。”

    景姝虽然说原谅了高蓝灵,而且对高威洋这个当爸爸的很是同情。可是这不代表她会再次冒险自己亲自去采药,也不可能卖人情让陈又新他们去,他们可是有职务在身的军人,更不可能动用顾影峥的势力去了,她可没忘记高寒那个女人背后有个冯启鸣,代表着与顾家为敌的冯家,所以只能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了。

    高威洋接过药方,听到最后几句愣了一下,才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谢谢你!”

    看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顾影峥拿起药箱,就准备和景姝回家了。他们连夜赶来医院,现在都快凌晨三四点了,景姝白天累了一天,如今又消耗了真气,顾影峥心疼坏了。

    两人在高威洋的相送下,无视病房门外的高家母女,一路出了医院,开车回去了。

    车上,景姝此刻困得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歪着头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景姝还有点迷迷糊糊反应不过来,转头看看,自己正窝在顾影峥怀里,一起睡在卧室自己的床上呢。

    这时顾影峥也睁开了眼睛,景姝打了个哈气,困顿地问道:“几点了?我该去研究室了。”

    顾影峥拿手盖住景姝的眼睛,让她闭上,然后轻声说:“我已经去了一趟你们的研究室,给韩老他们说了,你今天身体不适,去不了了。韩老他们今天从何院长那里听说了你昨晚去治病的事,所以特意让我告诉你,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第二阶段的研究刚开始,没多大事情,你可以安心在家。所以,现在闭上眼睛,再多睡会。”

    景姝闭上眼睛,翘着嘴角说道:“那你陪我睡。”

    “好。”

    冯启鸣的私人别墅里

    “你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