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救治成功

    大马猴的一声惊叫,着实吓了周遭的人一大跳, 以为他被滚烫的药浴给烫着了, 结果还不等他们缓过神来,大马猴却是一改刚被抬进浴桶里的虚弱, 突然就精神十足的从靠着的桶壁上直起了身体, 从水里的露出的脸上眼睛微微眯起, 竟是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天哪!这人泡着的不是烧开了的水吗?难道是我眼花了?”

    “那难道我也眼花了?这开水里泡着没煮熟,倒是还舒服的很?”

    围观的村民们首先忍不住纷纷惊呼出声, 顿时忘了之前老村长交代的,让他们保持安静。不过此时的老村长也是顾不得这些人了, 他自己都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嘴里还不停地喃喃自语。

    “老天保佑啊,这时神医啊, 居然出现神迹了, 我们的亲人有救了啊!”

    这时已经来到浴桶边上的韩老这些个专家,还有王云平都是激动地抬头望着高处的浴桶, 只可惜浴桶被放在铁锅里, 而铁锅又被架了起来, 他们根本看不见,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就准备抢着上那个台阶, 准备亲眼看看浴桶里的情况。

    不过看到他们这个样子, 景姝却不得不出言阻止道:“我说王军长, 还有各位老前辈们, 您们还是先让我上去吧,我还得给病人施针呢。不过你们放心,等我施完了针,会让你们上去看的。到时候那么多病人,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还得劳烦大家一起动手。”

    虽然心里非常迫切想去看个究竟,但是到底事情有个轻重缓急,韩老这些十来个人才都不好意思地让开了,让景姝能够顺利上去。

    景姝上了台阶,从手腕上的针包里拿出九根银针,微微探出身子,快速地在大马猴头上扎入。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景姝就下了台阶,走到了一边的顾影峥身边。这期间,眯着眼睛正舒服地泡着药浴的大马猴是一点没发觉,让下面的王云平咬了咬牙,暗自嘀咕道,这个大马猴一点作为军人的警觉性都没有,让人扎了针,居然还在舒服地泡澡?不过,这个药浴真有那么舒服?

    韩老第一个走上了台阶,向浴桶望去,当时八分满的水让大马猴只露出个头,如今这么会功夫,水居然已经下降到了胸口,按理说水不可能蒸发得那么快的。韩老仔细观察才发现,大马猴入水前被涂满全身得药膏是呈现浅绿色的,那是糯米的白色沾染了药材而显现出来的,可这会,病人裸露出水面的皮肤上的药膏,却是变成了深绿色。

    “我说老韩,让你上去看看九根银针扎的穴位,你作为一个老中医,都五分钟了,还记不住还是咋的,赶紧记完了下来,我们都等着呢!”

    李老等在下面看韩老居然看不完的看,还傻站在上面发呆了,他忍不住就开口催促起来。让台阶上的韩老回过神来,没好气地瞪了李老一眼,这个老李头,打断自己的思考,看你到时候能不能整明白,韩老心里不住地嘀咕着。然后仔细几下九根银针的的穴位后,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台阶。

    李老不顾韩老的不善的眼神,自己匆匆上了台阶后,先是奇怪地“咦”了一声,低头看看韩老,韩老却是戏谑地看着他,李老翻了个白眼,也没搭理他,而是自己在那里观察琢磨了起来。这一琢磨,竟是又过去了五分钟,在韩老辛灾乐祸地催促下,李老才回过神来,结果一低头发现水又少了一大截,如今已经是在病人的腰腹处了。

    “水怎么少得那么快?”李老忍不住问出了口。

    “什么?水又少了?到哪了?”韩老急急地问出口。

    “降到了腰腹处。“李老回答道。

    “我说李老啊,你倒是也快点啊,你和韩老嘀咕啥呢,我们都听糊涂了。赶紧下来啊!“这会轮到赵老催促李老了。

    李老倒是没拖拉,半分钟的时间就记下了九个穴位,然后带着一肚子疑惑下了阶梯。紧跟着赵老就快步上去了。

    李老和韩老没管赵老的惊呼和疑惑,而是来到景姝边上。

    “景姝啊,这病人身上的药膏颜色我倒是猜出了一点,你之前说过,那个药膏其中的一个作用就是吸附出病人体内的毒素,所以才让其颜色变深……”韩老猜测道。

    景姝点点头表示了肯定。

    李老就接着问道:“那浴桶里的水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短短十多分钟内,少了整整半桶啊?”

    景姝微微一笑道:“那些药水啊,都进了病人体内了。”

    “什么?”韩老和李老同时惊呼道。

    “不可能,病人体内要是进了这么多水,怎么可能从外表上一点变化都没有?”这是刚过来的赵老问的。

    “我之前说过,那些药材里之所以加了糯米,是为了吸附出尸毒,而这些水进了病人体内后,密度变大,体积变小,作用就在于把体内的另外一种毒素包裹起来,让它最后再排出体外。”

    景姝只是大致说了下就停了下来,她没有告诉他们,这些神奇的效果,起到关键作用的是那颗她让顾影峥加进去的丹药。

    看景姝不再说了,韩老几人以为是涉及到了景姝师门的秘密,所以也就不再多问,而是等着下一个专家下来说说他看到的情况。

    “水已经降到病人臀部了,身上的药膏也变成墨绿色了。”

    “桶里的水已经没了,病人全身的药膏都变成了黑色了。”

    “奇了!奇了!桶里又开始有水了,只是变成了黑色,不过病人身上的黑色变成墨绿色了。”

    “黑水满到腰部了,身上也变成深绿色了。”

    ……

    ……

    ……

    “水又满到病人脖子处了,只是水是黑的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