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陌陌 作品

进入连云山

    一行人围着两个篝火堆又聊了会天, 时间也是到了深夜,晚上的山林里气温越来越低, 众人也就都各自进帐篷休息了。本来是准备让无常和李教授的其中一个助手守夜的, 一个守上半夜, 一个守下半夜。不过陈又新却主动要求替换那个助手,不是他心善, 在明知道东丹雄会在暗处有所行动,怎么可能放心那几个考古的,还是自己来比较安心。

    深夜里,山里变得寂静起来,除了山风带起树叶的哗哗声,还有火柴燃烧的噼啪声, 以及远处各种虫子的鸣叫声,当然也少不了远方林子深处的野兽吼叫。

    景姝躺在一个单人帐篷内, 闭着眼睛似乎是睡得正熟。突然,景姝睁开了眼睛,在黑暗里熠熠生辉,哪里看得出一点睡意。

    景姝仔细地分辨了下空气里异样的气味,眼里闪过一道光, 一瞬间就来到了外面, 迅速靠近坐在火堆边上的无常。

    无常是特战军人,景姝还未靠近, 他就警觉地一转身, 面向景姝, 直起身体做出了战斗姿势。

    “是我。”景姝开口轻声提醒到,然后在无常刚放下警惕时,一把把他拉进了陈又帆兄弟俩的帐篷内。

    无常也没出声,顺着景姝拉着他的力道,两人快速地闪进入了里面,这是无常对于景姝的信任。

    而帐篷里面,陈又帆和陈又新兄弟俩已经醒了,他们在景姝走出帐篷时,就凭着军人的警惕清醒了过来,本来都要以为是有敌袭而准备战斗了,不过听到景姝在外面对无常低声提醒的那两个字,他们就暂时没有妄动,静静地等在帐篷里。

    “景姝,你发现了什么?”陈又帆手里拿着枪,一边警惕着外面,一边低声问道。

    景姝先是把三颗药丸塞进了他们嘴里,然后才解释道:“有人在空气里下了致幻药。这种药一般人闻不到的,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人产生幻觉。那伙人做事很小心,药是下在我们上风口的远处,人没有出现。你们对药物不了解,所以才没发现异常。”

    “那隔壁帐篷里……”陈又新抬手指指边上,示意要不要去隔壁救人。

    按景姝的意思是不去救的,一方面,她知道空气里的药物只能让人产生幻觉,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再则,既然暗处的人已经行动了,那么他们正好利用这次机会,看看到底他们想干什么。

    “静观其变!”陈又帆做出了和景姝同样的打算。

    直过了快半个小时,外面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陈又帆靠近帐篷口,用手指勾起帐篷的一角,透过缝隙往外看去。在木材堆微弱的火光照映下,只见隔壁的两个帐篷里,陆续走出了李教授四人。从他们的行动上看,和常人无异,但是因为离得近,而陈又帆又目力过人,马上观察到那四人的眼神很奇怪,说是完全呆滞吧,却又带着清明,说是完全清醒着吧,却又有点闪躲和恍惚。看来景姝说得没错,他们应该是出现幻觉了,估计他们眼里“看到”的场景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

    放在帐篷,陈又帆朝景姝他们点点头。马上几人把手里拿着的武器都放进衣服内隐藏了起来,然后眯起眼睛,尽量做到神情恍惚的样子,排着队陆续从帐篷里走了出去,跟上了李教授几人的脚步。

    大概走了快有两百米左右,那里已经没有树木遮挡了,是一块较大的空地,空地上已经有六个人等着他们了。

    有一个六十上下的老者,穿着日国的武|士服,和当初景姝他们遇到的那个组织的什么长老很像,其他四人则都是全身黑衣,站在那个老者后面,呈护卫状。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日国的忍|者,毕竟他们没有拿不是武|士刀。至于最后一位么,正是那个假死的东丹雄。

    六个人全都带着防护面具,是用来隔绝空气里的药物的,只因为其中两个黑衣人手下手里正一人拿着一个火把呢,而那个致幻药就是从火把上飘散出来的。

    “人都到齐了,我们出发吧!”日国老者看了眼他们一行人,没发现异常后,就淡淡地开口吩咐道。

    接着东丹雄上前,和那个老者一起走在前面,紧跟着的是那两个手拿火把的黑衣人,接着就是李教授四人,景姝他们特意放慢脚步,跟在了他们四人后面,而最后压阵的,则是另外两个黑衣人。

    “这是往连云山去的路线。”走了快有十来分钟后,景姝低声道。

    这可把走在她两边的陈又帆三人吓了一跳,要不是几人反应快,估计都在露馅了。

    “呃,不好意思,我忘记和你们说了,我用了点特殊手段,如今我们说话,他们都听不到,只要不被看到嘴,也别有其他动作,不会有人发现的。”景姝也没其他动作,只是嘴里却不好意思道。

    无常马上想到了那次在九名山,他们入山洞后发生的事情,那会老顾和景姝也用了相同的办法。只是这次李景姝似乎功力更深了,那会他还能隐隐看到那个防护罩闪过一道白光后才隐蔽起来,而且待在里面,以他们敏锐的感官能力,也能隐隐察觉到不同之处。而这次,他居然毫无所觉,景姝真是越发深不可测了,也不知道那个本就比景姝强的老顾如今到了什么程度了。

    而陈又帆和陈又新虽然也有那么一刻觉得不可思议,心里也有很多疑惑,但是他们没有问,一是时机不对,另外,就是对景姝的绝对信任。而景姝也是因为信任他们,才会那么大方地在三人面前施展她的特殊能力。

    “看来,他们是准备直接带我们去亲王墓了。”平复下心情后,陈又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