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白的翅 作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参天大树

    董芷蓝认真的点头,“是啊,我没开玩笑,一个男人都张罗着娶你了,难道这还不算可靠?”

    “不是,你不了解情况,那时候我们俩根本不是男女朋友。”

    “哦,这样啊。”董芷蓝皱皱眉,然后说,“这更能说明人家有诚意啊。”

    “怎么呢?”

    “不都说吗,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他觉得你是他想娶的女人所以才追求你,和你谈恋爱的。”

    “你怎么不说他就是信口胡说的呢。”

    “因为不像啊,他问了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很认真很仔细的,我觉得他这个人挺用心的,难得,还问我你有没有跟我说起过期待什么样子的婚礼,我觉得他可能是打算以后给你一个惊喜,可惜被我捅漏了,惊喜飞了,要不然你就装作不知道,到时候装的惊喜一点?

    “不用装,”向柚柚慢悠悠的,“我压根都不记得和你说过期待什么样的婚礼这种话题。”

    她都不记得了,当然也不会提前有心理准备的。

    “哦,这样啊。”董芷蓝松了口气,“这我就放心了。”有时候,健忘也是有点好处的。

    “我真的有跟你聊过这种话题。”

    “当然。”

    董芷蓝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可是向柚柚确实是想不起来了,如果真的说过应该也是信口胡邹的,否则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要不要尝一口这个蛋糕,真的很好吃。”董芷蓝叉了块蛋糕举到向柚柚面前,以防她就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非缠着问她说过什么就难搞了。

    向柚柚看一眼蛋糕,摇头,“还是你吃吧,我闻到好像有酒的味道。”

    “狗鼻子。”董芷蓝悻悻然的撤回来,塞进自己嘴里,“就夹心里有一点点红酒,调味的,不至于让你过敏的。”

    “不是怕过敏,我不喜欢红酒的味。”

    “不懂欣赏。”

    “是,没你懂。”向柚柚嘻嘻笑,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咖啡,“蓝蓝,看到你工作这么如火如荼的,我是羡慕嫉妒恨啊。”

    董芷蓝白她一眼,“我看到你找了个财貌双全的男朋友,才是真的羡慕嫉妒恨。”

    “我是说真的。”

    “我也说真的,”董芷蓝瞥她一眼,“你以为我有时间跟你开玩笑啊。”

    向柚柚闷闷的,“你没时间我有,闲的快发霉了。”

    “不用上班还不好啊,可以天天睡到自然醒,赶紧享受难得的悠闲吧。”董芷蓝一副羡慕的样子,向柚柚没好气的说,“那你来试试这悠闲。”

    不用上班是好,睡到自然醒是好,可是失业的滋味不好啊。

    心里没着没落的,总有一种不踏实感。

    果然,董芷蓝摆摆手,“不了,还是等我退休了再试吧。”

    向柚柚咬牙切齿,“你自己都不乐意,还劝我。”

    “我跟你不一样,我没男朋友啊,你有萧穆春这棵大树,什么都不用愁了。”董芷蓝调笑道,“别人自立,拼命挣钱是因为没人可靠,不挣不行啊,你现在相当于守着一个宝矿,随便你挥霍都用不尽,还费那劲挣仨瓜俩枣的干嘛。”

    参天大树,形容的还真贴切,一片树叶可能都会砸死谁吧,所以她可能不会等着树叶砸身上,只会跑,逃命要紧。

    知道董芷蓝是玩笑话,所以向柚柚也没恼,淡定的说,“谁有都不如自己有,还是自己挣的踏实。”

    “你就犯傻吧。”董芷蓝语气有点恨铁不成钢。

    向柚柚不甘示弱,“我傻,我看你也没聪明到哪儿去,没听过那句话吗,靠树,树会倒,靠人,人会跑,这就是告诫大家,凡事还是要靠自己。”

    “那也要看什么树,萧穆春这样的,那属于参天大树,就算倒了,落你身上一片叶子,就够你几世不愁的了,就算跑了,跑之前甩你一张卡当分手费,你妥妥的就成了一个富婆啊。”

    “你别跟我逗了,合着我是奔着他分手费去的啊。”

    “话不好听,但道理是这个道理啊。”

    向柚柚忿忿不平,“那你怎么不靠你老爸,接手家族生意,直接就富婆了,干嘛还要靠自己,去做记者。有去罗马的专机你不坐,偏要步行,一边邹还一边劝别人走路太累了,应该搭个顺风机。”

    董芷蓝哈哈笑,“柚柚,想不到我当了记者,斗嘴还是斗不过你,怎么就说服不了你呢,不过有你这样的朋友,我颇为自豪。”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向柚柚叹气,“如果换个人来说这番话呢,比较有说服力一点,你呀,算了吧。”

    自己都是拼命奋斗的主,再说这样的话劝别人,哪里有半点可信度。

    “其实我是想看看你快成萧太太了,有没有迷失自己。”董芷蓝笑笑,“你还是你,真好。”

    向柚柚皱眉,“谁快成萧太太了,这么说为时太早了,以后怎样我都没有把握。”

    “怎么没把握。”

    “因为我一直都觉得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向柚柚面有忧色,“其实我现在都还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怎么就开始了,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稀里糊涂的就对了。”董芷蓝一副了然的模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