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之翼
Andlao 作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胜或死

    北境人从不信奉神明,可在这末日之景下,随便信点什么,似乎也变得廉价了起来。

    有人祈祷着,哀求着,于是狰狞巨大的身影在天空尽头浮现,仿佛游弋于云层中的巨鲸,搅动着风雨雷电。

    巨大的雷霆轰击在它的身上,可却被厚重的外壳轻易阻挡,内部灼热无比,冰冷的寒霜无法在它身上停留半步。

    完全没有美感的外挂装备胡乱的堆积在它的表面,勾勒出魔神般诡异的剪影。

    所有人都期待着救世主的到来,所以在狮鹫们的环绕之下它缓缓登场。

    这是北境的神明,人造的神明,凡人的神明。

    大地之上,随着它的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寂静了下来,因前行云层被撕裂的巨大空白,无数的光在这黑暗之中的空白投下,可却被那庞大的身影阻挡。

    它逆着光。

    什么话都说不出了,当它的出现世间的一切都仿佛停滞了下来。

    萨芬用力的抬着头,看着漆黑可憎的剪影,从它那四周传来的魔力波动,强度之高几乎让萨芬忘却了呼吸。

    谢帕则狰笑着,无数人的献祭最终将魔神从那熔岩中呼唤到了此地,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他一切的恶行到了最后都得到了他应有的价值。

    所有人都仰望着,就如同凡人仰望着神明。

    泪水从眼眶之中涌出可还未等滴落便被冻结。

    纯白的光沐浴在了这即将倾覆的王都之上,就仿佛对先祖们无尽的恳求得到了回应一般。

    在这神圣的时刻唱诗班的歌声响起,深沉的女声与孩童的轻语交织着,回荡在这冰冷的城邦之中,随着鲸歌伴舞,塔楼钟声的鼓点响应。

    盛大的一幕开始了,一切的曲调升至最高。

    于是北境的崛起开始了。

    寒霜王高举起了利剑,紧接着冰冷的声音在每个人的魔导通讯器中回荡。

    “北风之神已进场。”

    “反应炉输出功率正常。”

    “各项指数正常。”

    “调转方向。”

    “各主炮开始预热。”

    “三。”

    “二。”

    “一。”

    “向先祖与寒风起誓。”

    “为了北境之国的荣耀!”

    “主炮开火!”

    声音戛然而止,或者说它并没有停止,而是在一瞬间更为高昂的声音将其余的一切淹没,所谓的听力与声音在这一刻被尽数剥夺。

    四颗烈日在那漆黑之影下升起,可还未等人们看清它照亮的躯体,随即更为高昂的光辉爆发,所有人眼前的一切看到的是如同黑白照片般的景色,黑白分明。

    贯穿天地的光将暴风撕的粉碎,随即而来的高温将一切的寒冷驱逐。

    坚冰熔化变成温热的雨水,无数雨丝在坠落之中被蒸发成浓重的白雾。

    巨鲸游荡在这白雾之中,而在它的前方是被熔岩彻底切开的大地。

    沿着街道的道路,整面城墙被瞬间蒸发,地面还在燃烧着,霜巨人的尸骸无力的屹立在大地之上。

    四道光柱直接在瞬间将他路径之上的一切尽数湮灭,魔力强度的级数直逼禁咒。

    以王都为起始点,打击直接贯穿了地面一直蔓延到黑暗的尽头,随着光柱切开风暴,群山崩塌。

    这是神迹,凡人铸就的神迹。

    诡异的寂静后,是所有人的欢呼,军团在这时刻出击,他们背对光芒与王都,向着死亡发起冲锋,气势在一瞬间上升到最高。

    万众狂欢。

    “副炮开火!”

    指挥官冰冷的下令,随后巨大的,还在冷却的炮管外,更加细小的炮管伸出,伴随着漆黑的内部泛起火光,无数的光芒被再一次释放,冲破漆黑的夜幕,如同群星坠落。

    地面被群星凶狠的犁了一遍,每一处的深坑内都燃着无法停息的火焰。

    这是最为高昂的时刻,无数寒冰的长矛卷积着寒风而来,巨鲸那庞大的身躯令它变得非常容易命中。

    可事实上,它根本没有转向,任何规避动作都没有,直接迎上了冰幕,毫不畏惧。

    紧接着撞击发生,更为密集的爆炸在巨鲸的表面发生,无数的火光之中,反冲装甲被引爆,幽蓝的幕布在这之上升起。

    随着爆炸的结束所有掩盖巨鲸的迷雾烟尘尽数消散,也直至此时人们才第一次,彻彻底底的看清它的全貌。

    “北风之神总指挥官,狮鹫大公尼塔瑟·阿尔西斯,向诸位致以崇高的敬意。”

    中央控制室内,狮鹫大公尼塔瑟进行着全区域无差别广播。

    “向先祖与寒风起誓。”

    “为了北境之国的荣耀。”

    于是巨鲸咆哮着,它那几乎超脱凡人造物的身躯在每一个人的眼中得以展现。

    那已经不是什么魔导战舰,那分明就是一个巨型的天空堡垒,蓝鲸的形状上附带着无数额外武器,恐怕它也是因此超重,魔导引擎喷口的光辉刺眼。

    八组反重力魔导阵列置于巨鲸的身下,很难想象它的输出功率有多大,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在它下方的建筑因它的到来而颤抖。

    外表的护甲层层叠加,霜巨人们的攻击仅仅是破坏了一小部分,内部根本毫发无损。

    巨大怪异的武器被外置在装甲之上,北风之神的样貌完全昭示了北境暴力美学的巅峰。

    魔力的光辉在它的每个缝隙中释放,反应炉低沉的轰鸣着,举国之力铸就的怪物就此登场。

    寒霜王在这之中来到了高台之上,他踩着城墙的残垣断壁,手中的剑刃高举映射着魔力的光辉。

    二十年的宿愿即将在今日达成,哪怕如此稳重的他,握剑的手也不由的颤抖。

    与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此刻仅差一步之遥。

    荣耀,仇恨,王国,未来。

    这所有的一切都将在接下来的利剑之中达成。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没有什么长篇大论,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演讲。

    北境之王只是扫视着每一张面孔,随后冰冷低沉的话语仿佛命令般从他口中发布。

    “胜或死!”

    他这这样说着,于是回应他一般,有人举起剑高喊着。

    “胜或死!”

    于是这声音如浪潮般扩散,在这残破的王都,半毁的城市。

    从东城区传到西城区,从英灵殿传到凛冬宫,从高歌的地面传到那天穹之上的巨鲸,从这军团汇聚之地传递到那寒风中的敌人。

    胜或死!

    盔甲撞击着剑刃。

    胜或死!

    魔力的光辉在黑暗之中迸发。

    胜或死!

    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在前进。

    向前。

    军团从各个角落出击,伴随着巨鲸炮火的余温,他们沿着怒焰之径前进着,冰冷的寒风已经无法再阻挡他们了,战车的车轮碾过冰与血,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停下来了。

    向前。

    地面之上的火光跃起。

    所有的武器都冒着炸膛的风险持续不断的开火,此刻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北境面临的是一片黑暗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