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实姑娘 作品

第八十四章:圣子(一)

    秦景安喝了一口茶,他高深莫测的模样让孟玉菀摸不着头脑。

    孟玉菀只能揣摩他的心思,谨慎的问:“那您的意思是,这几桩案子如法炮制当年苗疆圣女的做法,凶手很可能就是她的亲生孩子?”

    “不,恰恰相反。”秦景安起身,将卷宗整理好,“你想想,红燕在她最好的朋友去世时,没有说出来,是为什么?”

    孟玉菀不假思索的回答:“害怕,她害怕被报复!”

    这个世上的人皆是如此,再好的关系,在对方出了事儿的那一刻都只想撇的干干净净,恨不得自己从来没认识过对方一样。

    孟府在年初时还是人人巴结的丞相府,一朝惨被灭门,那些曾经受了恩惠的宗亲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这几桩案子的凶手生性残暴,杀人如麻。而红燕为什么要冒着被凶手伤害的危险,给我们提供线索?”

    秦景安的话迅速的钻进孟玉菀的耳朵里,她在脑子里将事情再次捋了一遍,看着秦景安似笑非笑的眸子,一瞬间萦绕在自己心头的疑惑都能找到答案了。

    是的,在红燕说了凶手的事情后,她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还以为是自己多疑。

    如今却是能想通了。

    既然红燕之前不说,就是怕被报复,那她又怎么会主动联系衙门。

    孟玉菀闪了闪眸子,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有人想栽赃嫁祸?”

    秦景安摇了摇头,纠正道:“这叫李代桃僵。”

    虽然不能将红燕口中的那个人彻底的撇清嫌疑,但也证明了凶手躲在暗处,时时刻刻观察着衙门查案的走向。

    所以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凶手派出了红燕,让她说假话来混淆秦景安的视线。

    而在孟玉菀身子不爽快的这两天,秦景安早就暗中派人在长安包括周边蹲点儿,红燕口中的那个男人,被证实了正是出逃的圣子。

    圣子杀人,秦景安轻声笑,这栽赃的人还有些脑子。当初有先例在前,圣子使蛊杀人,倒也是个说法。

    “走,我们去见一见那位传说中的圣子。”

    圣子暂时居住在长安闹市里的一座客栈里,秦景安跟孟玉菀没有叫其他的人,怕打草惊蛇。

    远远的就瞧见那间客栈生意极好,源源不断的人进了又出,其中不少穿衣打扮怪异的,那正是苗疆人。男人们坐在一桌儿,女人们坐在一桌儿。

    男人们喝着酒高谈阔论,说的话语速很快,是孟玉菀听不懂的。她猜想,应该是苗疆的方言吧?

    而那些男人的女眷就安静的低头吃饭。

    “卖糖葫芦嘞,又香又甜的糖葫芦嘞!”

    一位卖糖葫芦的小伙子吆喝着从两人身旁走过,许是太拥挤了,那人摇摇晃晃的,不小心撞到了秦景安。糖葫芦便直接在秦景安的红袍子上留下了黏腻的糖渍。

    “公子,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那小伙子见状,吓得身子直颤,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块帕子,想帮忙擦拭。

    秦景安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目光却暗了一些。

    那小伙见这么个世家少爷没有怪罪于自己,欣喜得不行,生怕秦景安改变主意。毕竟这衣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他弯腰连连道了几声抱歉,再拿了两串糖葫芦想递给孟玉菀,也算是给自己换个心安。

    孟玉菀没有收,笑着说了声没事的。那小伙便赶紧掉头走了。

    “弯腰!”孟玉菀的声音故意压得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