琬亦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七章 啼笑因缘

    “是,是,事已至此,还能让我来怎么样呢?”

    “嫂子,我……我感激你一辈子。”萧子惠丝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香唇落在解晚晴的面上,亲的解晚晴也心花怒放。

    “好了,好了,这样成何体统呢?”解晚晴的面若桃花。

    “嫂子,一切都仰仗你了,我们是要佳偶天成的。”萧子惠一面说,一面轻轻抱住了凤公子,凤公子似乎不怎么赞同,但事已至此,作为一个男人,却只能全盘接受。

    萧子惠倒是得其所哉了,但是凤公子呢,却好像不很称心如意,不是不爱,而是这事情从头到尾都好像迷局。

    “去吧,此事莫要到处宣扬了,让丫头子派排喧出去,均不好。”

    “到底还是嫂子善解人意。”萧子惠恨不能给二夫人解晚晴一个拥抱,解晚晴敬谢不敏,轻轻坐在旁边,握着绣品一针一线的做起来。

    不想,这边的声音,惊动了大夫人那边,曲靖婉立即过来看。

    “什么事情啊,一惊一乍的,一大清早就开始了。”曲靖婉到二夫人这边,很有贵脚踏贱地的感觉,优雅的好像红梅,站在门口,待进来不进来的。

    “姐姐……你来了。”她笑的和软,满面春风。

    “可不是我来了。”曲靖婉从齿缝中吐出几个字,“什么事情啊,一早上就闹嚷嚷的,你也不需要和我演戏,现下,王爷在都不在,你没有必要将你那贤妻良母的假面拿出来给我看。”

    “呵。”既然如此,解晚晴也不打算给曲靖婉面子了,她见绣品丢开了,站起身来——“你到这里,总没有好事情,说吧,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知道谁怀着鬼胎呢,你如此和我说话,也是以下犯上了。”

    “且不说下上之类,你我都是怀不上胎的人,说什么鬼胎不鬼胎的,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姐姐还请回去吧。”一句话戳到了曲靖婉的痛处,好半天,曲靖婉作声不得。

    “好,好……好呀,真好!”曲靖婉凶巴巴的跺脚,恶狠狠的去了。

    “夫人,您就要如此这般才好,免得她总是趾高气昂的,她爹爹与我们老爷都是中书令,不就是她进门比我们早一年半载的,这有什么呢?您也实在是没有必要怕她什么。”

    “这是你一个做丫头的该说的话吗?”解晚晴闻言,面容立即变了,丫头顿觉大祸临头,跪在地上,“奴婢该死”起来。

    “我不是有心要责备你,这府上的风波难道还不够多吗?你一个不小心就真的该死了,以后不但要谨言还要慎行呢,哎。”解晚晴轻轻将跪在地上的女孩搀扶起来。

    后园中,对于昨晚的事情,她是有新鲜感的,与一般的女子不同,她并没有觉得什么恐惧,还沾沾自喜呢。

    “现在,我是你的人了,所以,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萧子惠面带微笑,好像一只慧黠的小狐狸。

    “你很开心?”凤公子却提不起来精神,看一看萧子惠,萧子惠的脖颈上有敏感的红,那红色昭然若揭,让她隐隐约约有犯罪感。

    “有什么好开心的,被人算计了,还开心。”凤公子说。

    “什么被人算计不算计啊,你说话太难听了,莫不成你早已经看上本郡主了,昨晚,所以就上了本郡主的床?”小郡主气咻咻的问,一句话问到了他的面上。

    “小祖宗,你不感觉奇怪吗?不过是喝酒罢了,能喝到床上去,不觉得新鲜吗?”

    “哥哥说……”小郡主搔搔头皮,面带苦笑——“酒能乱性,要我尽量不要和陌生人喝酒。”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