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苒君笑 作品

第210章 站着亲还能锻炼腿

    孟娬牵了牵嘴角,似在笑,嗓音带着淡淡的哑,轻声与他道:“你现在怎么不问我将来要不要跟你走了?万一我答案变了呢。”

    从前他问过,那时她的回答是她并没有想好,也没有做决定。那时的她还没有喜欢他到要为此付出一切面对未知的勇气。

    殷珩轻吻了一下她的鼻尖,再辗转反侧地碰了碰她的唇,道:“你若成了我的妻,我走的时候是不是就能名正言顺地带走你了?”

    孟娬勾唇笑道:“那当然,夫唱妇随嘛。”

    以前总是见着他的容貌漂亮,随口把好话挂在嘴边。但在她真正设想过要与他一起变老的时候,答案就已经变了。

    只要她愿意嫁给他为妻,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愿意跟他一起去的。

    他缓缓收紧她的腰,全力将她纳入怀里抱着,孟娬埋头在他衣襟里,各自平息着。可是心里那滚烫的地方,怎么都冷却不下来。

    那柔软的衣襟里也满是他的男子气息,他怀里的温度透过衣料传到了她的身上,紧绷着将她包围缠绕。

    “孟娬。”殷珩低声唤她。

    孟娬应道:“嗯?”

    他道:“等我能从这里把你抱进屋的时候,我们就成亲。”

    孟娬低眉间,眼角含笑,道:“好。”

    片刻,殷珩又温声低语道:“阿娬,我快站不住了。”

    孟娬愣了愣,顿时回归现实,忙抱住殷珩,唤道:“不归,不归。”

    先前两人亲密之际,猴不归躲远了去了。眼下孟娬一唤它,它又不知从何处蹦了出来,孟娬指着院里的轮椅道:“快把那个推过来。”

    猴不归利索地跳过去推着轮椅过来,孟娬才抱扶着殷珩,弯身把他放在轮椅上,吁了一口气,安慰道:“今晚站得够久了,已经很好了。”

    殷珩缓声与她说道:“那往后我还能这样练习么?”

    “这样练习是怎样练习?”孟娬随口一问,可一抬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时,顿时便有些心虚气短,倏地明白了过来。

    他是还想站着吻她么?

    回想起方才,她还有些找不回知觉,轻飘飘的。

    殷珩又伸手去轻触她的唇角,道:“唇有些肿了。”

    他的指端碰到孟娬的嘴唇,一股又酥又麻的触感在唇上蔓延开来。孟娬下意识就张嘴舔了舔唇,不慎舔过他的手指尖。

    殷珩一顿。

    孟娬见他神色有异,赶紧道:“可以可以,你想站着亲坐着亲躺着亲都可以。但最好还是站着亲,顺便还能锻炼锻炼腿。”

    殷珩微微扬起唇角,笑了。

    他回房的时候,孟娬本想将他推进房间的,殷珩低低道:“阿娬,最好别进来,如果你还想回去睡觉的话。”

    孟娬在他门前止步,看着他自己拨着轮椅进去。她动了动口,道:“那,你早点休息。”

    殷珩道:“嗯,你也早点休息。”

    孟娬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还有些神魂游离的?

    ?br />

    以前殷珩坐在轮椅上的时候,她感觉她可以对他为所欲为。可是今晚他站起来了,将她抵在门上强势亲吻过后,她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以后怕不是得被他为所欲为……

    那她就应该趁他还在轮椅上的时候赶紧为所欲为他啊!方才她怎么就那么听话地没进他屋呢!

    孟娬脑子里反复闪现着之前的画面,导致她一晚上睡得乱七八糟的,心里怦怦乱跳到停不下来。

    第二天早上孟娬很早就醒了,精神不济地出门来时,外边的天色还有些灰蒙蒙的。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