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医院(20)

    听到允诺的话,夏宁安也愿意把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跟她分享。

    调整好情绪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心中那些不开心的,难过的事情和别人分享,就算她没有听,自己的心里也会好受些。

    “呃?”夏宁安的话来得很突然,允诺顿了顿,改了脸色,看向她。

    “不用惊讶,比起可怜,你起码有十一年是幸福的,可是我在五岁之前都是在孤儿院度过。我养父收留了我,可日子过得也很不好。”

    不单单是这些,现在,她也觉得,虽然物质生活很丰富,再说,这些生活还能坚持多久。然而在情感上,过得很不好。

    “对不起姐姐。”允诺耷拉着脑袋,像是一朵没有了阳光的向日葵,没有任何的生气。

    “没事。”夏宁安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是,她需要珍惜每一天的生活。

    “那好吧,姐姐,以后我就跟你一样,乐观一点。”

    话后,允诺咧开了嘴,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

    “你不用担心你的父亲。”看到允诺这样,夏宁安都不忍心把一个星期前她父亲说的那番话告诉她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都已经一个星期了,允诺的父亲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看样子,是不是不想联系允诺了?

    等允诺睡着了之后,夏宁安出了病房。

    韩兆宇在医院的天台等待,一出病房,夏宁安就来到了天台。

    “怎么样了,允诺的父亲还是没有联系吗?”

    夏宁安先开了口。

    “没有,我派人监视了他,发现他的生活还是那样的邋遢,也没有把允诺当回事。”

    就连韩兆宇都觉得惋惜,遇到这样的父亲,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我想,可以用一个办法。”夏宁安忽然一顿,她在看一本言情的时候,男主以病垂危将女主骗了回来。

    这么善意的谎言,或许在现实可以用一用。

    “什么办法?”

    “就是,找医院开一张死亡通知书,然后给允诺的父亲,看看允诺的父亲会怎么样。”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