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304 你希望我结婚吗?

    看到此情此景,我是决计不会让小笛离开我。.只是,在孙明海中抢到抚养权,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看来,还是要让小笛改姓赵才行。至于这事,想来还要跟赵阿姨商量一下。

    我让小妈先带着小笛回房,然后跟赵阿姨把我和赵莫轩商量的打算说了一下,赵阿姨听到后,顿了顿,最后还是应下了。

    她原先一直以为小笛是我和赵莫轩的孩子,对小笛欢喜的很。虽然后来解开了误会,但对小笛的的爸爸是蒋屹繁,这段时间,因为经常涉及到爸爸这个词,以至于小笛经常向我问起蒋屹繁的事情。其实孩子是最无辜的,他从小就没有爸爸,好不容易蒋屹繁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却因为我们这些大人的恩恩怨怨。以至于他和蒋屹繁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小笛抱着我哭的很伤心,让我看的特别心疼。到了最后,即便赵莫轩可能会有点生气,但我还是给蒋屹繁拨了个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就接通了。

    趁着他开口之际,我隔着电话率先问道:“喂,小笛很想你,你能来看看他吗”

    蒋屹繁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应了下来:“好。”

    小笛就在我旁边,他听到蒋屹繁的声音后,直接嚎啕大哭起来,抱着电话不肯放:“爸爸小笛好想你”

    看着小笛这么伤心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的眼眶略微有些湿润。

    我听到蒋屹繁隔着电话安抚了几句,小笛才算慢慢平静下来。约在家里见面并不方便,最后,我和蒋屹繁索性约在了他的公司里见面。看的出来。其实他平日里的工作特别的繁忙,就我们俩打电话这短短的工夫,我都听到几次秘书催他开会的事情。

    等到挂断电话后,我就带着小笛出了门。赵莫轩白天去了公司,我想跟赵阿姨和小妈说一声,后来才想起来,昨儿个赵阿姨好像要带着小妈一块去个佛寺上香来着。

    我找了司机送我们出门,一路上并没有避讳什么。司机到时候一定会把我和小笛的行踪向赵莫轩报告,索性将这一切做的坦坦荡荡的。

    当初我还在意大利的外贸公司供职时,曾作为项目的翻译人员随同来过蒋氏,对这里并不算陌生。到了地方后,前台小姐问我找蒋屹繁有没有预约,我说了一句我姓林后,她立刻让人带着我上楼。

    我牵着小笛的手一块上楼,到地方的时候,一个看穿着像是秘书模样的年轻小姐朝我这边走来。对我说:“您好,蒋总还在开会,劳烦您在休息室稍等一会儿。”

    我微微点了点头,带小笛一块进了休息室等人。

    蒋屹繁大约是吩咐过,秘书小姐全程都照顾的十分周全,不但给我们泡了茶,还拿了一些糖果点心上来。

    一开始上楼的时候,小笛一直显得有些怯生生的。牵着我的手不放,后来我对他说快见到爸爸了,他紧绷着的一张小脸蛋儿才算有所松弛下来。

    等了一会儿,总算是等到了蒋屹繁。等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后。小笛一眼就看到了走进门来的蒋屹繁,兴奋地直接朝他那边奔了过去。

    “爸爸”他欢快地撒着小脚丫子跑了过去,等跑到跟前的时候,蒋屹繁直接蹲下身子。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小笛现在的身子骨壮实了许多,轻易都抱不起来,幸好蒋屹繁人高马大的,一下子就将他抱到了怀里。

    我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们爷俩叙旧。小笛歪着个小脑袋,一直对蒋屹繁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像个小老头似的,但蒋屹繁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不耐烦。细致地听着小笛叙说着。

    看着他们俩这相处融洽的样子,我恍然觉得,其实应该多让两个人有相处的时间。虽然赵莫轩和小笛两人现在的关系改善了不少,但对于小笛而言。蒋屹繁始终是他的爸爸。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