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313 他来救我了

    他

    坤颂口中说的“他”到底是谁是男是女

    丫的要是让我知道谁把我送到了这个鬼地方,我丫的分分钟砍死他

    这事儿要是放到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保证拼死就跟他拼了,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d7cfd3c4b8f3可是现在,陈姐曾经教过我的一句话,忽然在我的脑海之中闪烁着:男人征服天下,而女人,征服男人。

    渐渐地,我放弃了反抗,而是主动地伸手揽上了他的脖子,在他的错愕之间,身子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将声音放的无比柔和:“像你这么粗鲁,谁愿意跟着你啊”

    陈姐说我的嗓音就是最好的利器,不少男人要是听到我放柔了声音说话。估摸着骨头都快酥了。

    而这时候,我却偏偏到了要用这个救命的阶段。

    听到我这话,坤颂渐渐停下了对我的粗暴动作,放缓了面色,问我:“那你说。该怎么办”

    “怎么说,我们俩也得先培养培养感情吧,你平常对我好一点,我就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了。”说到这里,我担心坤颂不相信我所说的“死心塌地”。开始编对话控诉那个负心汉,“你不知道啊,我和他结婚之后,才发现他原来喜欢的是男人。那天你也看到了吧,一个男人在夜总会追杀我,那就是他的小三儿啊,是他在外面的女朋友”

    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林浩,或许会打个喷嚏。

    唔

    林浩,我实在对不起你,为了脱身,一个不小心把你和王老师凑在了一起。

    听到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我感觉到坤颂皱着眉头问我:“那天在赌场那个男人,也是”

    陈老师吗

    “不不不,那是我哥哥。”我斟酌着,耐着性子往下编,“虽说我丈夫喜欢的是男人吧,但好歹我也是他老婆,他总不可能看着我被人欺负,就出来帮我。”

    我也不知道最后坤颂有没有被我忽悠成功,但到了后来,我听到他对我说:“往后,你就好好跟着我吧,我会好好对你的。”

    好个头啊,就说你现在,腰上还绑着一杆子枪呢,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心情不顺,就直接把我给崩了。

    我腹诽了一阵,但面上还是不敢有所动作,只是,我的话按说也说的这么明显了。他应该听出来,我这是要他循序渐进的意思吧要说他听出来了,现在怎么还不走啊不走啊

    我估摸着自己是不是要再给个比较明显的暗示,让这家伙主动离开,但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问题,直接就问出了口:“你结婚了吗”我估摸着他现在的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上下,这才有此一问,要是他结婚了,这件事就好办了。

    就跟我心里所想的那般。听到我这个问题后,他点了点头:“恩。”

    正如我意

    我连忙抄起一个枕头就往他身上招呼,丝毫不跟他客气:“你家里都有老婆了,现在还来找我你这个人渣”

    我直接用枕头打的坤颂一路走出了门,连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他,直接将他关在了门外。

    等到将房门重新关上时,我的心里才慢慢和缓了许多。

    但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是不敢开门,生怕坤颂还守在外面不走,我一直靠着坐着。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有些害怕地问了一句:“谁”

    回答我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对我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但我却听出了她的声音,她是之前给我送过饭的那个女人。

    我透着小心给她开了门,等到门打开后,看到她捧着餐盒站在门口,我对她笑了笑,然后接过了她手里的餐盒。

    坤颂这人还不算坏,还记得让人给我送饭。

    我正担心着明天逃跑时的伙食问题,没想到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这个时候,我虽然感觉到饥肠辘辘,但却不敢随便吃东西,忍着想等到临走时,把带不走的食物吃了。然后身上带着可以放在身上的食物逃跑。

    对了,我的衣服现在几乎都被坤颂这个坏蛋给撕碎了,只是,我在房间里来回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能穿的衣服。到了最后,只能狠心将床单扯开,做了件简易的衣服套在身上。

    眼看着夜色渐渐变黑,我却不敢再睡过去,只能静静地等着天亮。等待是一件太过漫长和繁琐的事情,在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各种办法让自己不要睡着。要是错过这次逃跑的机会,我估计会恨死自己。

    终于等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趁着这时候大家都在睡觉,赶紧从窗户下面翻身爬了出去。那个窗户对于我而言其实有点高。但还好下面是泥地,外婆家在乡下,我小时候去那里玩的时候,爬树摔泥地里摔过好几回。这时候,秉着不要把我摔死就成的信念,我找了不容易受伤的姿势跳了下去。

    刚跳到地下,就感觉到一束光朝我这边照来,我连忙躲进了一处灌木丛里,感觉到有人拿着手电筒在彻夜巡视。还好我刚刚躲得快,并没有被发现。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