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100 今天要去约会

    张浩被我喷的呵呵笑着,一张嘴却是不听劝,说话也没个下限:“想不到,你这几年倒是长了不少肉。 .”

    女人对于体重和年龄向来是最敏感的两个点,这时候,张浩直接一言不合就扯到了我的体重上,叔可忍,婶不可忍

    我没好气地瞪了张浩一眼:“张浩,你嘴巴至于这么毒吗”

    虽说我当时是个黄毛小丫头,但至少现在也这么胖吧

    可张浩刚刚说的是什么

    不少肉

    不少肉

    我了个去。他大爷的

    我气的一双眼睛都快喷火了,体重太高对于女人而言,有时候比魔鬼来的更可怕

    “哎哎哎,你别急啊,我说的可不是你理解的那个体重,而是”他的声音忽而顿了顿,眼神悄无声息地往我的胸前飘着,“是那个体重。”

    在明白张浩是什么意思之后,我的心里瞬时只剩下了骂娘的冲动。要不怎么说“情谊三千,不敌胸前四两”呢,要是没他这种只看外表不看内涵的人,也不至于到了这个看脸看胸的世界。

    因为最开始的营养没怎么跟上,所以我发育的比较晚,就连初潮,也是等到初中毕业后才来。所幸后来,我和妈妈过的日子一天天地变好,以至于我后续的营养跟上后,在青春期发育的还算不错。

    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曾经还是个丑小鸭的我,一跃成为了校花级的人物。虽然学校管得挺严的。但时不时地还是能收到男生示好的讯号和一封封的情书。这时候的我,就像是当初的赵笛,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风头一时无两。

    到了大学后,几乎到了我的全盛时代。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和董事长之间,开始了一场又一场的交易

    人都说大学的时光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但对于我而言,那就像是噩梦一般,让我每晚入睡的时候,整个人都忍不住在流着泪颤抖。

    我的脑海中恍然浮现曾经的一幕又一幕,手腕上的伤痕还在,此时一想起来,或许是因为心理因素,竟然觉得伤口的位置有些隐隐作痛。

    我沉沉地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整个人才算从层层叠叠的回忆中醒转过来,到了后来,如虚脱一般地倒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拉下窗户感受着呼啸而过的夜风,刺骨的凉意,在撕裂的疼痛中,才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还鲜活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转头看着张浩,看到他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靠在驾驶座的座椅上。抬头看着前方,眼神之中流露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我愣神的时候,想来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事情。

    想到前一刻这家伙还是一张玩世不恭的脸,这会儿怎么就忽然装起了深沉

    为了调节气氛,掩饰先前的失神。我不禁伸手杵了杵他的胳膊,问了一句:“干嘛呢你搞得好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似的,摆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听到我的话,他“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转过头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对着我说了一句:“你倒是比之前可爱多了。”

    就我现在这个说着粗话,比当时那个小丫头不知道犀利了多少倍的人,没想到居然会被张浩夸奖“可爱”

    我有些搞不清张浩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或许他现在根本还没醒酒,不过是跟我说着醉话罢了。

    我们之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怔楞之间,我忽然听到张浩对着我说了一句:“明天陪我一块去吃饭吧。”

    我侧着头问道:“吃大餐”

    他伸手拢了拢我的头发,帮我撩拨着额前的刘海,一边说着:“是啊,免费的大餐,还包接送,怎么样,这笔买卖不吃亏吧”

    我看着他,忿忿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猜的不错。”张浩倒没否认,点了点头,正当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什么时,他就开了口,“跟我去见见我爸,还有我那年轻漂亮的后妈,以及我的小弟弟,呵呵”

    说到后来的时候,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虽然他的嘴角弯着,但我能清晰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