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106 偷香

    第二天会见客户之前的那个晚上,赵笛将一些相关资料发到了我的邮箱。.我连夜看了一遍这些材料,等到第二天的时候,跟着赵笛一块去见客户。

    根据昨晚赵笛给我的资料,对方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客户。这是苏州赫赫有名的一家医药公司,这次赵笛主要就合作事业进行双方会谈。照理说,面对大客户的会谈,公司不可能只有我和赵笛两个人来。看样子,更像是一次秘密行动,却不知道赵笛在躲避的人究竟是谁。

    赵笛和这次会面的老总像是老相识。两人的关系不错,这次的合作也谈的很是融洽,没过多久就正式签约。签约后,对方邀请赵笛在苏州多待一段时间,却被他婉拒了,说下午就要回去。可架不住对方的盛情难却,到底还是在苏州留了一晚上,等到明天早上再回去。

    晚上,对方公司设宴宴请赵笛,我秉着纯属沾光的架势跟着蹭吃蹭喝。席上觥筹交错不断,我虽然帮赵笛挡了一些,但有些却推不了,只能由赵笛亲身上场。酒席结束,我和赵笛纷纷喝的有些醉,便由对方公司安排,直接住在了吃饭的酒店里。

    等到了房间后,我喝了点蜂蜜水解酒,然后准备去洗澡,没想到正当我将衣服褪的差不多时,却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谁啊”我走到门口,对着门缝间那个细小的缝隙朝外面问道。

    “是我。”门外传来一阵沉沉的声音,“开门。”

    是赵笛。

    都这么晚了,他来干嘛

    虽然有些犹豫,但最后到底还是打开了门。

    等门打开后,满身酒气的他直接走进了门。在一把抱住我的同时,顺带着反手将门关上。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他的吻铺天盖地地映在了我的唇上。

    在他抱住我的那一瞬,我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压根没反应过来,甚至有些惊讶于他突如其来的狂热。

    他狂热地吻着我的唇,带着攻城略地的侵略意味,与此同时,一双手抱着我的后背,在我的后背上四处游移着。我被他抱得感觉到浑身闪过一阵颤栗的感觉,有些心神不定,只是唇上一直被赵笛的唇压着,就连承受都觉得有些吃力,到了后来,整个人随着他的亲吻慢慢地放开自己,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化被动为主动,迎合着他的吻。

    空气中的温度不自觉地有些上升,连带着我的体温渐渐变得滚烫,在一阵热吻中。只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亲近,越来越不可分离。我紧紧地抱着赵笛,即使此时已经感觉到吻的呼吸有些困难,但还是没有丝毫放松,就像是沉入大海的人忽然抓住了一块浮木。就算是死也不肯放开。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俩的唇才微微分开,他一把打横抱起了我,直接往浴室的方向走。

    原本因为要洗澡,所以我的衣衫穿的本就比较单薄,这时候,随着花洒上的水扑洒下来,我们两人站在花洒底下,疯狂地接吻,不管不顾地缠绕在一起,享受着这一刻的欢愉。

    若说前一次我还带着些许抗拒的意味,但这一次,或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两个人都显得特别投入,抛弃了俗世红尘的一切,眼底只有彼此。比起之前赵笛那冰冷的眼神,这一刻,当他吻着我的时候,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眼里跃动着显而易见的火焰,那一团蓝色的火焰,特别的耀眼,几乎要将我整个人给灼伤。

    我沉醉地倒在他的怀里,这一刻,我的心里只有李白曾吟诵过的那一句诗的影子:但愿长醉不复醒。只有当真正肌肤相亲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对彼此的渴望和火热。尽管在我和赵笛之间,整整隔了七年的时间,这就像是一道鸿沟一样,于我们俩划下一道深深的界限。

    已经消失七年的感情,想要在再次找回来。何其困难,但在这个时候,即便赵笛没有明说,即便只是两个人的眼神彼此相依,但却能感受的到,这七年的时间,我没能把他忘记,他也没忘了我。

    这一晚,从浴室到床上,忘了如何开始。只记得结束的时候,似乎已经到了凌晨时分。我感觉到赵笛压在我的身上,头埋在我的脖颈之间,微微喘着粗气,但当他吻着我的耳垂时。听到他无比清醒的声音,对我郑重地说了三个字。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