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107 我们结婚吧,我说真的

    赵笛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僵住了。..

    说实话,我从没想过,竟然会从赵笛的口中听到这句话。

    按说,我们之间虽然认识了很多年,但是重逢后,只能说昨晚才算是一个比较融洽的契合点。原本在我醒来的时候,我还有些困惑,不知道自己和赵笛之间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关系。潘可儿应该是他父母喜欢的女朋友类型,只是我又站在怎样的一个位置

    他的求婚。来的是那么猝不及防,让我根本没有任何一点思想准备。

    虽然婚礼能给予很多人安全感,但在这一刻,赵笛的这一句话,带给我的却不是安全感,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

    结婚

    我和赵笛

    说真的,关于这一点我压根想都没有想过,或许是我从来就没想过,我和赵笛之间会有未来。正是因为从没可能,所以连想都不敢想,只害怕自己会伤的更重。

    对着赵笛那双期盼的眸子,我沉声说了一句:“我觉得,潘可儿才是适合和你结婚的那个人。”人前我表现的有多克制,实则我爱这个男人爱的就有多疯狂,但在这个时候,我却只能将他推的离我越来越远。

    他的面色上压抑着沉默的怒火,沉沉看着我:“你再说一次。”

    “我们就像是现在这样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牵扯到结婚这件事”

    “你不想结婚”他的手抚在我的身上,但在这一刻,我已经感觉到了一丝冰凉的意味,只听到他继续问我,“还是说,你不想跟我结婚”

    原本,其实我并不想把这件事说的这么绝,只是在对上赵笛的眼神时,我只觉得要是自己不跟他说清楚。他只会在这件事上继续钻牛角尖。他其实是一个特别执着的男人,要不然,也不能挂念我挂念了这么多年,对于他的执着,我比谁都更有体会,但是这样的男人,说真的,性子比一般人都来的犟,一旦下定决心,就是九头牛都很难把他拉回来。

    在这一刻,我决定还是要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告诉赵笛,只有他早一点明白,才能早一点绝了和我结婚的心思。

    我看着赵笛,一字一句:“对,我不想跟你结婚。”

    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心上忽的一下子碎裂了。

    是爱情吗

    或许吧。

    早已预料到,当我这句话说出来后,赵笛究竟会有多大的反应,但我压根就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会那么大。

    只听得“砰”的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赵笛一拳打在了墙上。随着第一拳的落下,之后的第二拳、第三拳紧接着落下,虽然墙上有一层墙纸贴着,但这么一拳紧接着一拳的落下。我看到赵笛的手上很快就渗出了血迹。

    我看着他拳头上淋漓的鲜血,冲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身子:“别打了,别打了”

    何必要为了我这么一个不值得的人,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呢

    在赵笛伤着手的时候,我何尝不是痛着心,当你真心爱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所有喜怒哀乐,你都会感同身受。看着赵笛受伤,我的心真的就像是在流血一样,一抽一抽的觉得特别的疼。

    他沉声说着:“放开”

    “我不放”我的面上全是一颗颗豆大的眼泪,一串串地滚落着,滚烫的泪水四溢,却始终控制不住,只是一遍遍地对他说,“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真的,我不值得,赵笛。”

    在这个世界上,我怎么还能奢求别人来爱我呢

    就连我自己,也都讨厌自己,讨厌自己肮脏的身体,讨厌戴在面上那一张张虚伪的面具,曾无数次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想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

    是,我得到了钱,得到了我以前没有的东西,得到了很多人仰视的目光,但,那又如何呢

    曾经的我,无比羡慕站在顶端的那些人。羡慕年轻漂亮、在家里拥有绝对性话语权的姑姑,羡慕赵笛的妈妈,在拥有美貌的同时,还能拥有自己蒸蒸日上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为了能一步步往上爬,我就像是跟魔鬼做交易一般,在这个混浊的世界如同行尸走肉般地活着,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偷偷地拿出赵笛的照片看上几眼。权当是自己地精神寄托。

    我配不上他,这是我在很早就知道的一件事情。若不然,我何必要在那时候选择逃离,若不然,我何必要一次次地将自己喜欢的男人往外推因为喜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