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04 你他妈这是在找死!

    说不痛心是不可能的,毕竟是叫了这么多年哥哥的人,有一天,偏偏就是他,将那把尖刀不动声色地对准了自己。

    想到这里,尤其又是赵笛这样一个面上看着凉薄,实则将感情看得很重的男人,心里所受到的伤害,不会少到哪儿去。

    相较于此,林慕寒或是把两个人之间的兄弟情感看的凉薄的多,要不然在这个时候,也不会想要置赵笛于死地。

    在这个时候,他不咸不淡地看着赵笛,说道:“是啊,我的好弟弟,我们又见面了。”

    坤决没心思跟林慕寒纠缠,直接对着他说道:“废话少说,把人放了!”

    这厢坤决看到安安被绑在椅子上,素来冷静的一个人也忍不住有些急迫,只是林慕寒却微微笑着,眼神淡漠地看着他们:“要人可以,不过,你们总要拿出一点诚意吧?”

    坤决皱着眉头,问:“林慕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既然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人带走,不留下点什么东西,怎么都说不过去吧?”当林慕寒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陡然看到他忽然掏出了一把尖锐的刀子,然后直接朝前一扔,扔在了坤决和赵笛身前,随后,见他轻笑着说道,“这入场费不高,每个人从身上砍下一斤肉,我就让你们上前一步,等你们走到跟前的时候,我就让你们把人带走。”

    一斤肉?!

    光是捅个自己一刀,想来要是一个不小心,定也会血流不止。但若是两者相比较,自然是捅自己一刀更为容易一些,毕竟赵笛和坤决都是练家子,知道将到插在哪里,所受到的伤害会降到最低。

    可是现在,林慕寒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他只要要他们身上的一斤肉,那是明摆着要在身上捅一个血窟窿出来,就算是他们再强悍,经此一遭,我真怕他们俩就这么废了。

    林慕寒,这是在要他们的命!

    坤决一听此话,瞬时整个人就绷不住了,他本是个泰国人,这个时候直接气的爆出了中国人常说的粗话:“林慕寒,你他妈欺人太甚!”

    而在这个时候,林慕寒却撕下了林阿姨和安安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你看看,这就是你们所谓最亲的人,到头来,却连救都不肯救你们。”

    对于林慕寒所说的话,林阿姨和安安气的都会发抖,或许在这个时候,她们的惊讶比赵笛来的更深刻。

    在赵笛那边,起码先前林慕寒已经带着我在他面前露了个面,加上我后来又想办法让张宇航小心林慕寒,纵使他不肯相信,但说要对林慕寒留个心眼,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林阿姨和安安,虽然和林慕寒一直没有血缘关系,但两个人却一直将他当做亲人看待,谁能想到,恰恰就是这个亲人,在这时候竟然变为了一把插向自己身上的刀,让人防不胜防!

    林慕寒冷冷笑着,看着面前的坤决和赵笛,说道:“坤决,我告诉你,这里不是泰国,这里是中国,可不是由你说了算!这事儿原本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但你执意要牵扯到这件事里来,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纵使在这个时候,坤决和赵笛想要冲破防线救出林阿姨和安安,但林慕寒带的人实在太多了。且不说那一个个黑衣保镖都是练家子,光是他们围堵在坤决和赵笛面前的架势,完全就是一道铜墙铁壁。

    林慕寒既然会选择在今天动手,显然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而如今的赵笛和坤决无疑处于弱势的地位,只能被动地受到林慕寒的牵制。

    说到这里,他见两人尚未将地上的刀捡起来,索性从一边再次拿过了一把刀,在没有丝毫犹豫的情况下,直接一刀插进了林阿姨的大腿上。

    偏偏林阿姨在双手双脚被绑住的情况下,根本连躲闪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刀埋入自己的大腿。鲜血很快就顺着刀柄流了出来,但她的嘴巴被死死捂着,只能痛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眶之中看着像是已经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nbs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