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08 你是他的儿子?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之中跃动着某种不知名的情感,就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焰一般。

    他要我吻他?!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我就明了,他是故意的。

    他故意让我当着赵笛的面吻他,是为了刺激赵笛,让赵笛看着,他喜欢的女人是如何迎合他。

    我微微抬头,眼神呆愣地看着林慕寒凉薄的唇,眼睛一闭,到底还是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冰冷!

    在那个吻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却足以让赵笛变得疯狂!

    即便大腿那里一直在流血,但他还是挣扎着想冲上来,可面前挡着那么多的保镖,又怎么冲的上来?

    “洛秋!”我的耳边不断回想着赵笛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而此时此刻,我只能隐忍着自己的泪水,吻着林慕寒的唇。

    我眼角的余光看着赵笛一次次地从地上勉强地站起身子,又一次次地被人推倒在地上。

    在他拿着刀往自己身上插的时候,他不曾吭声过;在林慕寒对着他伤口的位置开枪的时候,他嘶哑地叫出了声,但还是极力隐忍着,但在这个时候,他终究是没有忍住,就像是丛林中暴怒的狮子,即便遍体鳞伤,还是嘶吼着要和林慕寒决一死战!

    可林慕寒却绝不止步于此,就在我想要撤离的时候,他拿枪的手环住了我的腰,另一只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就是一顿深吻。

    他吻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的热烈,而我受着他的控制,根本连最起码的反抗都做不到,事实上,这个时候,我也根本不敢反抗。

    如今,所有的主导权都在林慕寒的手上,我生怕自己的一个反抗,就会换来林慕寒直接对着赵笛就是一枪。

    等到这个吻结束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林慕寒一手扶住我,而我趁着这个时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就像是一条曝尸沙滩的鱼,终于回到了海水之中一般。

    赵笛死死地看着林慕寒,看向林慕寒的眼神喷着熊熊的火焰:“林慕寒,这辈子,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是吗?”林慕寒对此毫不在意,嘴角泛着嘲讽的笑意,在说笑之间,直接给了林阿姨和安安两个人一人一枪,这是当着赵笛的面在挑衅他,“我告诉你,这辈子很快就完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林慕寒丝毫没有留一点情面,对于林阿姨和安安更是如此。昔日里,他们还是关系密切的亲戚,一个是自己的姑姑,一个是自己的堂妹,可谁能想到,到头来,最狠的那个人竟然会是他!

    偏偏林阿姨和安安都被胶带贴住了嘴巴,这个时候陡然中了一枪,就算是呼痛都叫不出声来。我看着她们的身上冒着一个血窟窿,虽然不是重要部位,但这么一枪下去,对于她们两个女人而言,根本难以承受。

    这个时候,林阿姨已经中了两枪,但她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勉强还能撑着,至于安安,在中枪之后,面色发白,直接昏了过去。

    坤决看着安安昏了过去,整个人瞬时狂怒着就要跟林慕寒干架:“林慕寒,你要开枪就对着我来,不准动她!”

    林慕寒晦涩不明地看着坤决,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感觉:“呵呵,想不到冷情绝义的坤决,有一天竟然也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素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纵使坤决是叱咤金三角的王者,但当他的心里有了一个女人的时候,无疑意味着他有了牵绊。当他有了牵绊的时候,这无疑会成为他最大的软肋。若非永远将自己的软肋护在身边,若不然,这很可能会成为将人置之死地的筹码。

    林慕寒饶有兴致地把玩着手上那把黑色的枪,明明面上还带着清浅的笑意,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不禁感觉到一阵颤栗。

    他说:“这件事原本和你没什么牵扯,既然你执意牵扯进来,也怪不得我。我告诉你,这是他们赵家昔日欠下的债,现在,不过是到了来要账的时候!赵笛,在泰国,赵莫轩帮你挡了一枪,可今天,你没这么走运,既然来了这儿,就别想着活着离开!”

    这话一出,不单是我和赵家的人,就连坤决都不禁愣住了。

    且不说林慕寒和赵家究竟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单单指赵三少的死,瞬时就让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

    想当初,正是因为赵笛和赵莫轩收到了安安可能会在泰国出事的消息,两人才迫不及待地带着人过去找安安。我虽然对在泰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但能才想到,双方之间一定经历了一场恶战,却不知,这一场枪战,根本就是出自林慕寒的手笔。

    我恍然想到,当初赵莫轩因为中枪而致使身体状况一度恶化,虽然之后赵氏的连番打击也是原因之一,但到底中枪这一点毋庸置疑占据了主要原因。

    而那一枪,似乎是因为一颗流弹,原本对准的人是赵笛,是赵莫轩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的身体为赵笛挡了那一枪。也正是因为那一枪,才有了之后坤决在医院的病房里,给了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