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14 这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我!

    “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说这个?”赵笛察觉到我心神不宁的样子,一脸的担忧,一开始,他的神色还有些迟疑,到了后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抬眸定定地问我,“是不是……妈跟你说了一些什么?”

    看着他这个样子,显而易见,他虽然猜到了可能是林阿姨对我说了些什么,但事先对此并不知情。

    我摇了摇头,跟赵笛解释:“没有,我没事。”我细细想着该怎么组织语言,到了后来,心里原本混乱的想法,却一下子忽然变得清晰起来,对他说道,“只是刚刚静下心来想了想我们的以后,觉得……这个孩子还是不要比较好。”

    当我说这些的时候,赵笛瞬时有些沉默。他的处境跟我相比,其实来的更为尴尬,他因为爱我,所以不想跟我说这些,只是,要是真让他凭着自己的私心,或许想法跟林阿姨是一样的。

    趁着现在还来得及,尽早将这个孩子打了,然后再好好地调养身体,时间长了,身子到底还是能养回来。可若是一直这么拖下去,不管是对谁来说,这件事其实都不是好事。

    以后这个孩子出生,难不成,该叫赵笛叫爸爸,叫林阿姨叫奶奶吗?

    这些虽然都是表面的小问题,可以后的问题还会变得越来越多。就像是林阿姨问我的那般,要是我真的想跟赵笛以后一起生活,这些事情现在就要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要开始打算起来,并不能顺其自然,任由其自然发展。

    “洛秋,要是你不愿意……”赵笛看着我,声音忽的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就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担着。”

    到了这个时候,我算是明白了。赵笛以为我应着林阿姨的原因,害怕我为难,所以为了顾忌到我的心情,让我把孩子留下来。若是异地处之,换做我怀了赵笛的孩子留在林慕寒的身边,他一定会让我把孩子给打了。

    可赵笛不一样,他眼底最先看到的人,是我。

    在那一瞬,我恍然觉得自己有种涌泪的冲动,对着赵笛摇了摇头:“不要这个孩子,是我的想法,跟别人没关系。是我不想要,真的。”

    赵笛伸手温柔地抚上了我的脸,言语之中有些心疼:“委屈你了。”

    “不,我不委屈,我一点都不委屈。”现在,我还能站在赵笛的跟前,和他在一起我,这一切对于我而言,就是莫大的幸运。

    等到真的做了想要打掉这个孩子的决定之后,在随后的第二天,赵笛安排好一切,送我去医院。虽然他现在的腿上还有伤,我一直劝他不用跟着,好好在家里养伤,但他坚持要送我。

    还记得那时候,他微微笑着对我说:“我怕你这么一去,就再也看不到你了,还是要时时刻刻地守着你,我才能安心。”

    经过先前的分离,以至于我们彼此都更加珍惜现在的时光,见他坚持,我也不再劝他,牵着他的手一块上了去医院的车。

    这是我在几个月后头一次出门,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生怕林慕寒会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把我劫走。而如今,要是他知道我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会气的直接杀了我。

    自从上次在仓库里发生了一场枪战后,蒋少就在海城内外搜寻着林慕寒的消息,但蒋少几乎把海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林慕寒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就连那栋偏僻的别墅,也被翻了出来。只不过,这件事却不是我说的,而是林慕寒的母亲,安迪。

    那一日,她跟着林浩过来探望,因为林慕寒的事情,双方在一开始闹得并不愉快,但安迪坚称自己在事先对这件事并不知情,还说出这个地址来取信,而身旁的林浩也帮她辩驳,说她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安迪主动将林慕寒原先的藏身之地就这么告诉了蒋屹繁,这倒是一件让我始料未及的事情。毕竟,她这么做,很可能会让林慕寒就此落在蒋屹繁的手里,至于之后会是什么下场,她这个做母亲的,想来比我更清楚。

    我想不透安迪究竟是被跟林浩之间的情爱迷昏了头,还是算准了,就算林慕寒知道藏身之地被告发,想到告密的人也会是我,而不会是她,才这么堂而皇之地想让我背这个黑锅,而她则顺理成章地做着好人。

    蒋屹繁亲自带人去过一趟林慕寒曾经藏身的别墅,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在那里找到林慕寒的踪迹,早已是人去楼空,相反,谁能没想到,林慕寒临走前,还在那边留下了一个定时炸弹,若是有人不小心触碰到,就会触发引爆装置。

    尽管在那次,蒋屹繁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喝令所有人退出别墅,但到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