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20 蒋少的婚礼

    自从那次蒋少带着赵笛、坤决一行人和林慕寒火拼后,他就留了人在海里打捞林慕寒的尸体。到了最后,不成想,竟然真的从海里捞到了一具尸体。

    因为在海里泡的时间太长,以至于一张脸根本到了不能看的地步,面目模糊并不能辨认他到底是谁。只不过,无论是这个男人的身形,还是他身上的穿着,都和林慕寒特别相似。

    据说尸体打捞起来的那天,赵笛跟蒋少亲自去了,一直看了很久,直到蒋少放话:“找个地方,把人葬了吧。”

    看样子,是他已经确认这个人就是林慕寒。

    那一次,我因为大着肚子并没有跟着前去。虽然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可是一想到身前那么风光的林慕寒,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死法,不免让人有些唏嘘。

    得知林慕寒的死讯后,我和安安、林阿姨倒是解除了“禁足”。先前,由于害怕出门会遇上林慕寒,所以我们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去,就怕自己被他给盯上。到时候,光是拿我们威胁赵笛这一块,就足以牵制他们了。

    而如今,我们总算是摆脱了长久以来一直关在家里的生活,安安为此还仰天长啸地“啊——”了好一阵子,可见心里究竟有多兴奋。当天就拉着坤决陪她一块出去逛街,直言这阵子把她关的都快发霉了。

    我因为怀孕了身体不便,便一直留在家里,偶尔去外面的花园散个步,跟林阿姨一块喝个下午茶。至于赵笛那一边,公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坐镇处理,所幸有蒋少的帮忙,两人联手想将赵氏重振往日的辉煌。

    日子一天天过的无比平淡,转眼之间,我已经怀孕九周,距离医生所说的预产期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段时间,赵笛恨不得直接把我搬到医院里去卧床休息。只是我不喜欢那里的气氛,加上家里去医院的距离也不远,这才说服赵笛让我留在了家里。

    可有件事,却一直让我放心不下。

    那就是,我的妈妈。

    最开始,在林慕寒消失之后,我妈妈也跟着像人间蒸发一样,根本找不到任何踪迹。即便是那天蒋少带着人想将林慕寒一锅端了时,也没看到过我妈的踪迹。林慕寒死后,赵笛更是派出不少人想查我妈的下落,但这人就像是直接消失了一样,根本什么都找不到。

    对此,赵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无奈地安慰我:“放心吧,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的。总有一天,我会把她安全地带到你面前。”

    我妈的下落不明,让我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可是眼下,似乎也只有等消息这一条路。

    而就在我快到预产期的时候,还有一件大事发生,那就是——蒋少要和林阿姨结婚了。

    早在上次蒋少跟林慕寒血战之后没多久,他就跟林阿姨求婚了。

    求婚的时候,我也在现场,看着蒋少单膝跪地,对林阿姨说道:“嫁给我,好吗?”

    没有太多的言语,或许所有的情话,早在时间的细水长流中,一一诉说。

    在那个时候,赵笛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在我的耳边说了同样的话。

    最开始林阿姨对于蒋少的求婚拒绝了很多次,一直到后来,才终于点头应下。而如今,到了两个人结婚的日子。

    其实这么快结婚,到底有些仓促,但蒋少和林阿姨都不想大办,只想单调地找些相熟的人一块吃个饭,这事儿就算成了。所以在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只是在酒店里秘密地摆了几桌酒,对外封锁了这个消息。

    虽然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但我还是磨了赵笛让我来参加。只不过,他倒是有些担心,万一我在婚宴上忽然生了该怎么办。

    要说赵笛的担心,我心里倒不是没有,只是,到底还是一跺脚,跟着赵笛一块来参加这次难能可贵的喜宴,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安分点,至少,让我先吃完饭再说。

    蒋少和林阿姨的婚礼很简单,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只是,在我看到林阿姨穿上婚纱,而安安和赵笛分别充当这次婚礼的伴娘和伴郎时,还是觉得心里有种满满的新奇。

    即便如今林阿姨已经年过四十,但她看着依旧很美,那种美,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带着一种知性的光芒。她将长发盘起,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纱,婚纱曳地,拖着一地的红色玫瑰花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