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21 我说过,你摆脱不了我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前一刻,我还在蒋少和林阿姨的喜宴上喝着喜酒,赵笛就在我的身边陪着,可是没过多久,就在我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居然发生了意外。 .

    赵笛陪着我一块去上洗手间,等到了地方的时候,他在门口等我。因为身子重,以至于我上洗手间的工夫比没怀孕的时候要艰难一些,等到完事之后在洗手台洗手的时候,看到身旁有一个漂亮的女人也在洗手。彼时我还没察觉出她的异样,直到我在忽然间抬头看着洗手台上的镜子时,在镜子里看到了她的眼神。

    这个女人有问题

    要是我记得没错,就在刚刚我走进洗手间的隔间时,她就站在这里洗手。自从怀孕后,因为蹲下身子不方面,以至于我上洗手间的工夫比平日里更艰难一些,以至于所用的时间并不短。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个原本在洗手的女人。现在居然还在洗手

    今天是蒋少和林阿姨的婚礼,这次的婚礼办得格外低调,只请了一些相熟的朋友归来参加。要是我没有记错,我似乎并没有在婚礼上见过这个女人。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女人绝对不对劲

    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我瞬时就有了一种危机感。

    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下意识地就要往外走,可身子有些重,眼看着那个女人在我离开后快步追了上来,我张嘴想喊赵笛的名字,可是一张嘴刚刚张开,还没开口说话,就感觉自己后颈一疼,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周围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有些陌生。这里奇怪的装修让我有些诧异。直到推开一侧的遮阳板,才惊觉,自己好像是在飞机上

    我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确定自己没在做梦。只是,我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昏迷前的情景让我一点点回想起来,我想到自己先前还在和赵笛参加蒋少和林阿姨的婚礼,可是后来,去上了一趟洗手间后

    是那个女人

    我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这下子算是想通了。

    想来,定然是当时在洗手间的那个女人打晕了我,后来,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用了什么法子,居然在赵笛的眼皮子底下将我带走。

    而如今,或是因为现在在飞机上,我就算是要逃跑都没路跑,所以他们并没有费工夫找人看着我。

    只是,究竟是谁抓了我

    自从蒋少和林慕寒的那一战后,他助赵笛东山再起。如今,赵笛可谓是海城炙手可热的人物。加上身边还有蒋少坐镇,在海城根本没有多少人敢跟他们作对。可是这个时候,他们为何要将我抓走

    是赵笛的仇人吗

    不,虽然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准确点来说。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即便是赵笛的仇人,但如今正是赵笛和蒋少在海城呼风唤雨的时候,一个聪明人不会想着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

    但若不是赵笛的仇人,那又会是谁竟然敢在蒋少的婚礼上公然动手,想来这个人背后的实力,定然不一般。

    我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究竟是谁抓了我。

    而在这个时候,我恍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连忙跟着闭上了眼睛,装作自己从没醒来的样子,继续睡着。

    我害怕被人识破装睡的伎俩,便将身子侧着睡,将后背往外面露着。

    我的听力没错,果然是有人来了。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那阵脚步声距离我越来越近。直到在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你究竟是下了多大的狠手,这人竟然是到现在还没醒过来”我听到一个年轻的女生抱怨着。

    “你倒不如说是这女人身体受不住。”接口的是另外一个女人,声音略微有些粗粝,但听着像是个女人,轻哼着回应了一句。

    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我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这个声音粗粝的女人,就是我之前在洗手台前碰到的那个漂亮女人是她将我劫到了这儿

    “呵,你这不是在吃醋吧不过,我可警告你,她可是少爷要的女人,要是伤了她,别怪到时候少爷赏你一顿鞭子”那个年轻的女声说道。

    “少来吓唬我。不过是一个大肚婆而已。”面对警告声,这个声音低沉而有些粗粝的女人却是丝毫不在乎,似乎在说完这句话后,就直接转身走了。

    少爷

    这究竟是什么鬼

    我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无形里的哪一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