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24 孩子怎么样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我身上好像被人注射了什么东西,有人拿着刀割开了我的肚子,又拿着针线将肚子缝起来,身体微微地有所知觉,却并不觉得疼痛。

    我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感觉到有人剖开了我的肚子,却还不觉得疼痛?

    难道……我真的死了吗?

    到后来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先前的那个圆脸姑娘。她见我醒来,立刻兴奋地露出了一个笑脸,一张疲惫的脸因为这个陡然露出的笑容,显得有几分明媚,连带着她的相貌似乎也好看了些。

    但她并没有跟我多说什么,便笑着跑出了门,不知道是不是去外面通知这个消息。

    我没有死吗?

    我眼神空洞地看着这个房间里的摆设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如此。我掐了一把自己,还能感觉到疼痛,但身上还是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慢慢想起之前的事情来,自己好像原先在手术室里快生了,但孩子始终出不来,我在疼痛中渐渐地放弃了,想就这么走、不管不顾地带着孩子离开这个世界。

    直到现在,我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离开了先前的手术室。只是,这又是哪里?

    我看着整个房间黑色色彩的设计,心里恍然之间有了一个念头,难不成,我还在林慕寒的别墅里?

    我妈妈呢?

    为什么守着我的人不是她?

    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我伸手微微抚上我的肚子,在手触碰到那里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疼痛的感觉,只是小腹却是平坦的,孩子不在了?

    他究竟是还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这一切的疑问,一直在我的脑海回荡着,只是,这个房间里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根本无处可问。

    之前的那个圆脸姑娘倒是真的去通知人了,因为没过多久,我就看到她微笑着推着林慕寒的轮椅走进了房间,直到将他推到我的病床前。

    林慕寒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和黑色裤子,即便这个时候的他坐在轮椅上,但还是改变不了他的矜贵气质。

    他静静地看着我,一时之间,我看不出他眼底流露着怎样的感情。他没多说别的什么,只是问我:“醒了?”

    这不是废话吗?

    我一阵腹诽,但到底没将心里的话说出口,只是问他:“我妈呢?”

    对于我的话,林慕寒并没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

    直到后来,我才慢慢反应过来,他似乎有些恼了。

    恼什么呢?

    恼我将我妈的安危放在第一位,而不关心孩子吗?

    我见林慕寒似乎也没回答我的心思,只能转而问道:“孩子怎么样了?”

    对于孩子这个问题,林慕寒倒没有回避,对我说道:“保姆在照顾他,是个男孩。”

    孩子无非是两个结局,不是活着,就是死了。

    尽管我心狠,不配当一个母亲,也不是个好女人,但到底是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在现在这个时候,我还是希望他活着。只是,他活着对于我而言,算是一个好消息。只可惜,他却是个男孩。

    其实,我心底里是想要一个女孩,当然,这也是当初我在赵笛身边养胎时的想法。对于一个女孩而言,可能她更温和一些,即便她不是我和赵笛亲生的孩子,但我们也会对她一视同仁。未来,即便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或许也不会像男孩那般执着,懂得放下一切。对于这些,是我当时在赵笛身边自己心里的想法。

    却不想,老天爷在很多地方,其实并没有如我的愿。这个孩子,是一个男孩。但随即想到,现在我和孩子都在林慕寒这边,先不管我究竟是何打算,但这个孩子,将来一定会留在林慕寒这里。作为一个男孩,或者可以让他更好地活着,只希望这个孩子在将来不会背负仇恨的影子。

    在我沉吟之际,我忽的听到林慕寒对我说了一句:“别想着赵笛会来救你,到了北京城,可不是他说话的地方。当然,也别想着逃跑,你和孩子怎么样,你妈就怎么样!”

    和四年前一样,林慕寒将我妈搬了出来,作为牵制我的筹码。

    只是四年前的他,会选择让董事长安抚并套住我妈这种委婉的方式,可是现在,他直接用最直白的威胁,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

    尽管我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看的出来,我对肚子里孩子的感情,远没有对我妈的感情来的重。

 &nb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