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030 你愿意吗

    我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声音颤抖地问:“怎……怎么了?”

    蒋少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给你找了件衬衫,洗完澡之后你可以当睡衣穿。”

    我这才想起来,刚刚他确实跟我过,要给我找件睡衣来着,只是当时我紧张兮兮地站在那里,回答他的问题都有些呆呆傻傻的。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开门,他刚刚了,他不会伤害我,可是,我该相信他吗?

    蒋少或是在外面等的有些久了,开始在门外叫我的名字:“林初?”

    “来了!”我下意识地赶紧应道,后来一想,这是他家,要是他真的强了我,我根本反抗不了,再依照他的权势,我也不一定能逃脱,我还不如直接从了算了,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命就好。

    最后,我还是走到门口给蒋少开了门,他皱着眉头问我:“怎么这么慢?”

    “我……”我支吾了一会儿,编了个瞎话,“我刚刚在上洗手间呢。”

    他有些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是吗?”

    我这个人不怎么会撒谎,害怕被蒋少看出什么端倪,只能低着头闷声回答:“是啊。”

    他顿了顿,然后笑着摸了摸我的长发,还有些作乱般地将头发揉乱:“好吧,相信你这次。”

    听到蒋少这句话,我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一。我这时候的身心早已上升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连大声话都没什么胆量。

    蒋少将手上的衬衣递给我:“给你从衣柜里翻出来的衣服,先将就穿着吧,下次给你专门买一件。”

    我低头一看,发现那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虽然看不出牌子,但也能猜出价格不菲。

    我赶紧跟蒋少道谢:“谢谢蒋少。”

    蒋少没搭理我的道谢,却一直笑着看我,我被他的笑弄得有些发慌,愣在原地不知该什么。半晌,我们两个人一句话都没,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

    我的脑子琢磨了半天,才从脑子里硬生生地挤出了一句话:“蒋少,那……晚安。”

    蒋少上上下下大量了我一番,饶有兴致地了头,但倚着门的身子却没动。他没动,我也不好关门,两个人就这样僵着。

    蒋少的眼神一直盯着我,我被他盯得有些慌乱,不知过了多久,他侧过他一边的脸颊,提示我:“不来个晚安吻之类的?”

    我赶紧忙不迭地在他脸上映了个吻,亲完之后,才恍然发现,自己刚刚的动作……好像有迫不及待。

    我羞窘地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甚至有些发烫。但所幸,蒋少似乎对我刚刚的表现非常满意,他在我的嘴上重重亲了一口,捏了捏我的脸:“乖女孩。”

    他走出门,挥手跟我了句“晚安”,然后离开了。

    我看到蒋少的身子在我面前消失,赶紧将门声地关上,又琢磨了这道门该怎么反锁,将门反锁后,我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看了看手上的白色衬衫,心里早已是一团乱麻,索性拿了蒋少的衬衫进了浴室,然后放水洗澡。

    雨花一从头散落,温热的水汽很快将浴室隔间的玻璃门上染上一层氤氲。我静静地闭上眼睛,晚上发生的画面一一在我脑海间回放,最后,一张定格的……一大片血迹的画面出现在我脑海里,吓得我赶紧睁开了眼睛,飞速洗了个澡之后就关水出来。

    毕竟今晚发生的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心里的郁结始终消散不了,随便擦了擦身子之后,套上蒋少的衬衫当睡衣,走出了浴室。

    蒋少的衬衫对我来有……怎么呢,不长不短,我穿上之后正好盖住了屁股,长度不到大腿,看起来有不伦不类的样子,但穿着却很舒服。

    我掀开被子,一下子将自己的身子钻进了被窝里。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被子的温暖包围着,心里的害怕才一压了下去。

    以前我一直习惯关灯睡觉,因为一来黑暗更容易让我入睡,二来开灯睡觉对眼睛不好,三来浪费电,但今天晚上,我却特别害怕黑夜,没有关灯就闭上了眼睛,一直到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头的水晶吊灯还亮着,才发现自己亮了一整夜的灯。

    我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找了找自己的手机看时间,七半。

    我忽然想起来自己跟学校请的假到昨天截止,今天八多还要上课,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赶紧冲进洗手间开始洗漱。洗漱完之后,我换下了睡衣,换上昨晚穿的衣服,赶紧拿着手机钱包往外面跑。

    我走到门外,才陡然想到,这里是郊区,恐怕很难拦到出租车,再我现在身上虽然带着钱包,但根本不够支付出租车钱。要是我开导航走到市区,还不知道我得走到猴年马月,才能见到学校大门。

    蒋少?

    蒋少在哪个房间?

    我要是想按时回学校上课,这时候只能向蒋少求助。

    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面对他。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向蒋少求助。因为我想到即使我今天悄悄跑了,我也不可能放弃在帝豪做服务员的工作,迟早还是得和蒋少碰面,根本躲避不了。反正早晚要面对他,还不如早死早超生。

    可是我没想到,二楼竟然会有这么多房间,我一连找了好几个房间,都没找到蒋少的踪影。直到我打开拐角的一个房间,看到房间里的摆设有些凌乱,心想这大概是蒋少昨晚睡的房间。

    我试探着叫了几声:“蒋少?蒋少?”

    没人理我。

    我悄悄推开门,放轻脚步走了进去,看到蒋少还躺在床上睡觉,虽然头发有些凌乱,但还是难掩他俊秀的五官。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