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072 蒋少的小阿初

    我之前一直以为周少是个实打实的花花公子,身边的女人能按“打”来计算,没想到相对沉默寡言的赵三少才是玩女人的高手,光是今天这场子,差不多就有半数姑娘是跟着他来的。

    啧啧啧,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对这妹子**裸的哀伤不知该什么,其实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的,肤白腿长杨柳腰,楚楚动人颜值高,不明白她为什么偏偏要在赵三少这一棵大树上吊死?

    可我毕竟跟人家不熟,也不好多什么,只能继续“执着”地烤着我的烤串。等火候差不多了就给它刷油撒香料,还没烤好,就看着油滋滋、香嫩嫩,光是闻着味儿都觉得让人垂涎欲滴。

    看着这些烤串差不多烤好了,我最后洒了一次香料就从烤架上拿起来,先统一放在一边的铁盘子上,准备在旁边放凉了之后就开吃。

    但结果,没想到我辛辛苦苦地烤完了烤串,这还没吃上一口呢,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粉嫩嫩的年轻帅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烤串,丝毫不带一掩饰的意味,他笑得一脸明媚,对我:“美女,蒋少托我来拿你烤好的烤串送过去。”

    一看到这帅哥的招牌笑脸,我就知道自己中招了!

    然后,在一阵怔楞中,我看到帅哥直接拿走了我刚烤好的烤串……

    试问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不是家里断电、无线断网,而是到嘴的鸭子给飞了!

    关键这鸭子还是自己从一只鸭子时期就开始培养,一养大它,终于等到鸭子长大,能煮一大锅鸭肉,准备开吃时,别人来了个截胡!

    这能忍吗?

    忍不了!

    怎么办?

    宝宝憋着不吃了!

    哼!

    我尽量避免自己看向那些烤串的眼神,生怕自己多看一眼,人被跟着那些烤串一块被人给顺走了。

    一盘烤串已经在前线牺牲,我只能重新拿起新的肉串放在烤架上继续奋斗。

    刚才跟我搭话的妹子笑着看我,对我:“你跟蒋少的关系可真好,烤好了一串都不给自己留,全送过去了。”

    “还好啦。”我面上笑着敷衍着,但心里却在死命地滴血!

    有了之前的教训,我想着蒋少这人脸皮不至于厚的再来截一次胡,于是安心烤着我的第二波可爱的烤串,但没想到,这烤好的第一串烤串刚刚放进嘴里,之前的那个年轻帅哥又过来了!

    我笑眯眯地看着帅哥,心里想着,要是这帅哥又是被蒋少派来顺烤串的,我就直接拿叉子叉死他!

    “蒋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让我来拿第二盘烤串。”帅哥笑得一脸春光灿烂,但手上的动作一儿没停,麻溜地直接在我眼皮子底下,就把那一盘刚烤好的烤串顺在了他手里。

    我赶紧把刚刚塞在嘴里的烤串咬下了一大口肉,然后直接用那根串烤串的棍子对着他,咬牙切齿地:“你——”

    我手里可是握着“凶器”,他要是再不放开我的那盘烤串,我就用这根棍子戳死他!

    结果,我的棍子刚对上他没多久,那帅哥就一把将那根我咬了一半的烤串也顺了过去,临走前,还不忘向我抛了个媚眼:“谢啦!”

    呃……

    帅哥你这么风骚,你家人知道吗?

    一开始那盘烤串就算了,当是我费心费力赏给他们的,可是蒋少又派这家伙来抢我的第二盘烤串,正好还把时间掐得这么准,连我咬了一半的烤串都不放过,这是鬼子进村吧!

    这能忍吗?

    不能忍!

    怎么办?

    拿着叉子干!一!场!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时迟,那时快,我就直接拿着叉子朝那个帅哥走的方向追去。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到那地方的时候,这四个不要脸的家伙正津津有味地分享着我刚刚烤好的烤串。

    周少还不忘时不时地夸赞一句:“咱阿初的手艺就是好啊!”

    周少的话刚完,蒋少就直接扫了个犀利的眼锋过去,他的嘴上刚把我刚吃了一半的烤串解决,将串烤串的棍子往旁边一丢,然后用湿毛巾擦了擦嘴。

 &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