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090 不许你看我

    赵三少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拖着晓琳和姜凡离开,我和风走在后面跟了上去,但两人的心情明显都因为晓琳而闷闷不乐。

    回去的时候,我们照例是坐了来时的车回去,只是此时前面多了一辆手下人的车子和后面一辆带着晓琳和姜凡的车。

    这次的地并不是赵氏会所,而是一间外观看上去跟酒吧差不多的地方,一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里表面做着酒吧的生意,实则经营着一个大型的地下赌场。

    赵三少一路上了二楼其中一个房间,到的时候早已有人在那边恭迎,我和风跟着进去之后,看到他手下的人已经把晓琳和姜凡带过来了。

    偌大的房间,赵三少坐在一张黑色皮质的转椅上,身边围了十几个人站在他两侧,而晓琳和姜凡则倒在他面前的地上。

    这时候,晓琳的毒瘾还没结束,她此时扭曲着一张面孔,看上去特别痛苦。

    坐在黑色皮质转椅上的赵三少忽然问我:“给她粉还是送她回戒毒所?”

    尽管我很想让晓琳彻底戒掉毒瘾,可是看着她现在这样子,我心里就像是有一把刀在扎一样。

    我看着晓琳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迟疑地:“要不……给她粉吧?”

    我刚完,风立刻拒绝:“不行!”他跟我商量,但语气间却带着强硬,“阿初,我知道你不忍心,可我在场子里待的时间比你长,这东西有多害人,我比你更清楚,你这时候千万不能心软。”

    最后,风看着我,对我:“阿初,我们把晓琳送到戒毒所吧。”

    “要是戒毒所的日子好过,晓琳至于这样逃出来吗?我……”虽然我希望晓琳能戒毒,可我更怕在里面受欺负。

    我和风正因为晓琳的事情而争吵着,赵三少忽然提及:“我知道有个好地方推荐,容纳一些想戒毒却不想去戒毒所的人,只不过,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放心把晓琳交给我。”

    两厢权衡之下,我和风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赵三少。毕竟若是没有他,就靠我们两个人根本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晓琳。

    最后,赵三少提醒我们:“在这之前,有一我希望你们能想清楚,至少有半年的时间,你们都不能见到她。”

    我有些迟疑:“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们……我们只是想隔一段时间看看晓琳的近况。”

    赵三少淡淡地:“他们有他们的规矩,我插不了手。”

    尽管在这上,使得我和风犹豫了一下,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把晓琳送到了赵三少推荐的地方去。在赵三少的人带着晓琳离开之前,我忍不住上前抱了抱晓琳,虽然现在她还因为毒瘾扭曲着面孔,但在我心里,她永远是那个当初和我一块在包厢打扫卫生的晓琳,那个善良单纯的晓琳。

    我紧紧抱着她,嗓音中带着哭腔:“晓琳,这次你不要跑了好不好?好好把毒瘾戒了,我和风等着你回来,我们都等着你。”

    我感觉一阵大力从我背后传来,原来在这个时候,风将我和晓琳紧紧抱在了一起。曾经在口语间笑谈的“三剑客”,现在却要少了一个人。看着她现在这样子,我和风的心里何尝不痛。

    我不知道赵三少最后如何处置姜凡,我和风的一门心思都在晓琳身上,一直送晓琳出门才停下脚步。一直过了很久,翻滚的情绪海浪才慢慢平静下来。

    等到调整好情绪之后,风问我去哪里,送我过去。

    或许是因为晓琳的关系,我和风之间的隔阂稍微消除了一些。

    我回答:“回学校吧。这几天蒋少不在,我在学校宿舍住。”

    风还没来得及开口,我发现赵三少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后,对他:“我过会正好要往那边绕一趟,我送她过去吧。”

    赵三少既然这样开口,风淡淡地了头,然后摆手离开。

    风走了之后,我和赵三少的相处一下子变得很尴尬,虽然他和周少都是蒋少的朋友,但和周少在一起时,或许是因为他这人比较会侃大山,在一块挺轻松的,但赵三少却不相同。

    我没敢抬头看他,喃喃了一句:“其实,学校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三少你贵人事忙,要不还是我自己回去吧。”

    赵三少伸手了支烟,右手掐着吸了一口,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