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佳人
温诗 作品

224宝贝,你想他最后怎么死?

    刚才,我说话没经过大脑,直接对赵莫轩说他像我爸。

    原本我只是想说那种温暖而安心的感觉,可偏偏赵莫轩是个三句话不离颜色的小变态,直接对我说了一句:“都管我叫爸了,不如晚上来个角色扮演”

    我瞪了他一眼,发现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和赵莫轩这个变态来个正常交流。而事实上,等到晚上的时候,赵莫轩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套情qu内衣让我穿上,要和我试验角色扮演,等到第二天他起身去上班时,我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就看到赵莫轩起床开始穿衣服,他见我醒转过来,等系完领带后。弯下身子在我的额头上映了一个吻。

    赵莫轩看着我,心情大好地说着:“今天是赵氏的股东大会,宝贝,喜欢赵梓轩最后怎么死”

    赵梓轩在赵老爷子病重后,就慢慢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一步步积累着自己的人脉,企图从赵莫轩手中夺下赵氏负责人的位置。明明赵梓轩为了争这个位子不断地活跃于交际圈,而赵莫轩却什么都没做,可偏偏,这时候赵莫轩却表现的出奇的自信。

    赵莫轩出门的时候。我的眼睛全天候盯着电视看,企图能在上面找到什么有用的新闻。如今,我失去了所有和外界联系的方式,只能选择电视新闻这种方式了解海城最近的消息。

    等到下午的时候,赵莫轩成为赵氏负责人的新闻就出来了,可在新闻里,记者只拍到赵莫轩的一个背影,至于赵梓轩,即使对着镜头,还是可以看到他面上的阴鹜之情。

    我看到他对着镜头冷笑着:“最重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

    当赵梓轩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不自量力,毕竟赵莫轩作为海城三少的名号如雷贯耳。

    但我没想到,最后赵梓轩真的破釜沉舟,直接将我和赵莫轩推向了地狱。

    而在我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我看到新闻上忽然报道了蒋家的事情。蒋叔叔在北京没能撑过去,据记者报道,如今蒋屹繁已经带着蒋叔叔的遗体回海城,打算在海城办葬礼。

    新闻的画面中,并没有出现蒋屹繁的身影,让我不禁有些失望。

    蒋叔叔竟然没能挺过去,就这么去了,我真不敢想象,这时候蒋屹繁该有多难过。我体会过至亲离世的痛苦,在这个时候,比任何人都能感同身受。

    这一刻,我无比希望自己能陪在他身边,想要好好安慰他,让他不要难过,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却被囚禁的连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我想要逃出去,想要逃出去见见他,或者就是远远地看着他也好,只是,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逃出去之后,还有没有脸去找他。

    那一天,因为看到蒋叔叔过世的消息,以至于我一整天的心情都不算好。或许真像那句话所说的,上帝在为你关上门的时候,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下午的时候,我听到佣人说,赵阿姨来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看到了希望,连忙整理了一番衣服之后。赶紧出了门。

    看到赵阿姨的时候,我微笑着喊了一声:“赵阿姨。”

    赵阿姨和三年前我曾看到的样子,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她的保养做的非常好,看着特别年轻,即便人到中年。却还是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赵莫轩的长相,有一部分遗传了赵阿姨的好相貌,只是身上的戾气太足,以至于让人不敢轻易直视他的面孔。

    赵阿姨看到我,亲切地迎了上来:“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尽管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没有见面,可看到赵阿姨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很明显的亲切感。在这一点上,两个人完全是天差地别。

    我以为来的人只有赵阿姨一个人,一直到了后来,我才注意到,在赵阿姨身后,竟然还站了一个女人。

    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陈太太。

    看到陈太太的那一瞬。我原本笑着的面孔立刻僵硬了下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

    陈太太对着我冷淡地笑了笑,问我:“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我让柳婷帮我联系陈老师,陈太太,她的到访是一个偶然,纯粹着跟着赵阿姨顺道过来的,还是收到了我的求助,所以来了

  &nbh2